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醫學論文 > 宮頸癌患者配偶應用階段性干預的療效

宮頸癌患者配偶應用階段性干預的療效

時間:2020-08-24 09:40作者:趙生英 徐麗麗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宮頸癌患者配偶應用階段性干預的療效的文章,宮頸癌是一種女性高發惡性腫瘤疾病,近年來隨著人們生活方式及飲食習慣的改變,宮頸癌的發病率逐年增加。宮頸癌病人配偶在照顧病人時需面對病人的痛苦及家庭生活的巨大變化。個人行為的變化是一個逐漸的過程,在不同行

  摘    要:   [目的]探討配偶階段性干預在宮頸癌病人中的應用。[方法]選擇2015年1月—2019年12月我院接收的宮頸癌病人及其配偶90例,按照隨機數字表法分為對照組及觀察組,各45例。對照組行常規干預,觀察組行配偶階段性干預。對比兩組病人干預前后配偶家庭功能、病人心理狀態及病人總體幸福感情況。[結果]觀察組病人出院2個月后其配偶問題解決、角色功能、溝通、行為控制、情感反應、情感介入、家庭功能總分均低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觀察組病人出院2個月后抑郁、強迫、焦慮、恐怖、軀體化、偏執、人際關系敏感、精神病性、敵對評分均低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觀察組病人出院2個月后其配偶總體幸福感評分高于對照組,差異有統計學意義(P<0.05)。[結論]配偶階段性干預應用于宮頸癌病人可提高病人家庭功能,增強病人總體幸福感,改善病人心理狀態,促進家庭和睦,提高病人生活質量。

  關鍵詞: 配偶; 階段性干預; 宮頸癌; 家庭功能; 心理狀態; 幸福感;

  Keyword: spouse; staged intervention; cervical cancer; family function; mental state; happiness;

  宮頸癌是一種女性高發惡性腫瘤疾病,近年來隨著人們生活方式及飲食習慣的改變,宮頸癌的發病率逐年增加[1]。宮頸癌病人配偶在照顧病人時需面對病人的痛苦及家庭生活的巨大變化[2]。個人行為的變化是一個逐漸的過程,在不同行為階段具有相應心理需求。有學者對喪失親人家屬進行研究表明,家屬在照顧病人的過程中,其心理會經過獲知期、應對期、共存期和姑息期4個時期[3]。配偶階段性干預是在上述4個時期給予病人照顧者針對性的心理指導和干預,從而幫助病人照顧者改善家庭功能及幸福感[4,5]。目前,國內對宮頸癌病人配偶相關研究并不多見,因此本研究對我院收治的宮頸癌病人配偶給予階段性干預,現報道如下。

  1、 資料與方法

  1.1、一般資料

  選擇2015年1月—2019年12月我院接收的宮頸癌病人90例,按照隨機數字表法分為對照組及觀察組,各45例。對照組病人年齡31~67(46.72±3.94)歲;TNM分期:Ⅰ期23例,Ⅱ期22例;病人配偶年齡30~69歲(47.82±4.01)歲;文化水平:初中及以下22例,高中或中專16例,?萍耙陨7例;家庭月收入:<3 000元10例,3 000~6 000元28例,>6 000元7例。觀察組病人年齡為30~66(46.55±3.89)歲;TNM分期:Ⅰ期24例,Ⅱ期21例;病人配偶年齡30~70(47.89±4.13)歲;文化水平:初中及以下21例,高中或中專15例,?萍耙陨9例;家庭月收入:<3 000元9例,3 000~6 000元26例,>6 000元10例。病人納入標準:均由細胞學、組織學檢查結合臨床癥狀確診為宮頸癌;TNM分期為Ⅰ期或Ⅱ期;病人簽署知情同意書。病人排除標準:伴隨嚴重并發癥;合并其他惡性腫瘤;伴隨嚴重心、肝、腎、腦等臟器功能不全;臨床資料不全。配偶納入標準:病人患病期間主要照顧者;意識清晰;簽署知情同意書。配偶排除標準:存在精神疾病或既往精神病史;存在嚴重心、肝、腎、腦等臟器功能障礙;與病人長期分居;存在惡性腫瘤。兩組病人及其配偶一般資料比較,差異無統計學意義(P>0.05),具有可比性。

  1.2、 研究方法

  1.2.1 、對照組

  對照組實施常規干預,干預人員對宮頸癌病人及配偶實施傳統健康宣教,主要為疾病相關知識、宮頸癌圍術期活動指導、宮頸癌預后情況、術后疼痛及傷口護理、術后并發癥、化療相關知識及出院后居家康復護理等。
 

宮頸癌患者配偶應用階段性干預的療效
 

  1.2.2、 觀察組

  觀察組在對照組基礎上實施配偶階段性干預。組建階段性干預小組,小組成員由護士長、責任護士及醫師組成,由護士長擔任組長,對小組成員進行培訓,在考核合格后方對病人配偶實施4個階段的針對性干預。第一,獲知期(入院第1天、第2天)。在此階段配偶剛獲知病人的病情,心理會出現震驚、懷疑、悲痛等情緒,因此干預人員需針對病人配偶存在的心理情緒給予針對性情感支持,幫助其順利渡過心理應激期,主要方式為:①充分宣泄情緒,干預人員鼓勵病人配偶在不干擾他人的場地放聲大哭,充分釋放自己的負面心理情緒,或通過大運動量的戶外運動以充分釋放,或找自己的至親或好友充分傾訴自己的心情,緩解內心矛盾。②情緒控制,干預人員通過指導病人配偶通過聽曲調舒緩的音樂、慢跑等方式轉移注意力;顒訒r間為每天2次,每次20~30 min。第二,應對期(圍術期)。在此階段配偶會全力幫助病人解決日常生活及圍術期相關難題。干預人員對其進行一對一指導,主要包括:①疼痛識別,干預人員向病人配偶講述評估疼痛的有效方式,包括癌痛-面部表情疼痛評分量表法、語言等級量表等的使用,從而盡早發現病人疼痛,并教會配偶通過調節病人呼吸、冷熱敷、按摩等方式緩解病人疼痛感;②心理疏導,干預人員要經常與病人配偶進行溝通,并認真傾聽其內心感受,同時消除其存在的錯誤觀念,如手術切除子宮等生殖器官并不一定會造成女性特征明顯衰退,并指導其通過親吻、皮膚接觸等方式滿足夫妻雙方心理需求;③活動指導,干預人員向病人配偶強調病人術后早期活動對于機體恢復的重要性,讓配偶協助病人進行軀體各關節鍛煉,每天4組,每組16次。第三,共存期及姑息期(出院后)。干預人員在病人出院前對其配偶實施一對一居家康復護理指導,并在病人來院復查時對其配偶進行專題講座,病人配偶間進行經驗總結和討論,每次40~60 min。內容主要為,①癌因性疲乏應對指導,指導病人配偶充分傾聽病人疲乏感受,并通過指導病人進行漸進式肌肉放松方式以緩解其疲乏感。干預人員教會配偶指導病人取仰臥位,手臂平放于軀體兩側并將雙腿稍分開,輕閉雙眼。干預人員教會配偶以輕慢提示語,指示病人根據軀體從上至下的順序,使病人對軀體各肌肉先收縮5~10 s,深吸氣以體驗緊張感,再放松30~40 s,深呼氣以體驗松弛感,每天3次或4次,每次15 min。②功能訓練,教會配偶指導病人進行盆底肌康復鍛煉,并在鍛煉初期用手指按壓其陰道后穹窿以記錄肌肉放松狀況及中心腱的彈性狀況。術后4 d囑咐病人取平臥位,雙腿屈曲稍分開,吸氣時用力收縮肛門和會陰10 s,呼氣時放松10 s,間隔5~10 s,再重復上述動作,連續鍛煉15~20 min,每天3次。③性生活指導,對復查后機體康復狀況較好者指導其可在術后2個月后進行性生活,并向病人及其配偶講述術后生理解剖狀況的變化,對于出現性欲減退、性交痛者可使用輔助性工具完成性交。

  1.3、 觀察指標

  兩組病人出院后均進行2個月電話隨訪。

  1.3.1 、配偶家庭功能

  采用家庭功能評定量表對兩組病人入院時、出院2個月后家庭功能進行評價,該量表包含問題解決、角色功能、溝通、行為控制、情感反應、情感介入6個維度,共60個條目,每個條目1~4分,分數越高則家庭功能越差[6]。

  1.3.2 、病人心理狀態

  采用癥狀自評量表對兩組病人入院時、出院2個月后心理狀態進行評價,包含抑郁、強迫、焦慮、恐怖、軀體化、偏執、人際關系敏感、精神病性、敵對9個維度,共90個條目,每個條目1~5分,分數越高則心理狀態越差[7]。

  1.3.3 、總體幸福感

  采用總體幸福感評定量表對兩組病人入院時、出院2個月后其配偶總體幸福感進行評價,共18個條目,總分0~120分,分數越高則總體幸福感越強[8]。

  1.4、 統計學方法

  采用SPSS 22.0軟件進行數據統計分析,兩組干預前后配偶家庭功能評分、總體幸福感評分及病人心理狀態評分均采用均數±標準差(x?±s)表示,采用t檢驗,以P<0.05為差異有統計學意義。

  2 、結果

  2.1、 配偶家庭功能(見表1)

  表1 兩組病人配偶干預前后家庭功能比較(x?±s 
表1 兩組病人配偶干預前后家庭功能比較(x?±s 

  2.2、 病人心理狀態(見表2)

  表2 兩組病人干預前后心理狀態比較(x?±s
表2 兩組病人干預前后心理狀態比較(x?±s

  

  2.3、 配偶總體幸福感(見表3)

  表3 兩組病人干預前后總體幸福感比較(x?±s)
表3 兩組病人干預前后總體幸福感比較(x?±s)

  3、 討論

  目前,臨床上宮頸癌病人主要可采用手術治療,但因手術切除了病人的生殖器官,術后病人會出現焦慮、抑郁等不良心理情緒,加上術后疼痛及化療不良反應等,其身心健康受到影響[9,10]。病人配偶作為其照顧者需充分理解病人,并協助病人渡過術后困難時期,因此需給予其有效干預[11]。本研究采用配偶階段性干預應用于宮頸癌病人配偶中取得了顯著效果。

  由本研究結果可見,觀察組病人出院后2個月后配偶家庭功能評分均低于對照組(P<0.05),表明對宮頸癌病人配偶實施配偶階段性干預可有效提升其家庭功能。家庭功能指的是家庭成員的心理、生理等方面健康發展所完成各種任務,宮頸癌病人及其配偶由于起初對疾病的認知度較低,配偶也會經歷病人相同的心理感受,出現恐懼、焦慮等負性情緒[12,13]。而配偶階段性干預通過其在各個階段的針對性干預,讓配偶改變傳統觀念中家庭關系,處于“被照顧”的角色,并充分釋放內心負性情緒,自我調整心態,提升其家庭功能[14]。由本研究結果可見,觀察組病人出院2個月后抑郁、強迫、焦慮、恐怖、軀體化、偏執、人際關系敏感、精神病性、敵對評分均低于對照組(P<0.05),表明配偶階段性干預可有效緩解宮頸癌病人負面心理情緒。分析原因主要為配偶是宮頸癌病人的家庭重要組成成員,也是病人重要的精神依靠[15],在獲知階段,干預人員通過讓病人配偶充分宣泄情緒、轉移注意力以盡快調節心態,從而緩解疾病對自身及病人帶來的沖擊,在配偶情緒控制和穩定下也會對病人產生影響,進而有效疏導病人情緒;應對階段中給予病人配偶更多疾病及手術相關信息、知識,從而幫助病人及其配偶緩解手術預后的不確定感,并指導配偶協助改善病人疼痛感,從而幫助緩解病人負性情緒[16];共存及姑息階段干預人員一對一指導病人配偶對病人進行居家康復及性生活,并糾正其錯誤觀念,幫助其彌補照護知識及技能的缺乏,從而更好地給予病人幫助,使病人感受到配偶細心照料和理解,最終有效改善心理情緒[17]。由本研究結果可見,觀察組出院2個月后配偶總體幸福感評分高于對照組(P<0.05)。表明對宮頸癌病人配偶實施配偶階段性干預可明顯提升其幸福感。分析原因主要為,幸福感作為一種個人對生活的態度,亦是評價個體生活質量的核心心理指標,對病人配偶實施各階段針對性干預,促進病人家庭關系更為親密,并改善術后病人家庭關系,在干預過程中病人配偶強化了出院后照護病人的能力及夫妻關系,從而使病人感受到配偶的支持和關懷,能夠體會到強烈的被愛感,從而使幸福感明顯提升[18]。

  4、 小結

  綜上所述,配偶階段性干預應用于宮頸癌病人中可提高配偶家庭功能,增強總體幸福感,從而改善病人心理狀態,促進家庭和睦。

  參考文獻

  [1] 馬晶晶,朱麗娜,鄭雅寧,等.反芻性沉思在宮頸癌術后化療患者創傷后成長與家庭關懷度間的中介作用[J].現代臨床護理,2018,17(8):1-5.
  [2] 王培紅,梁靜.基于時機理論對宮頸癌患者照顧者照護體驗的研究[J].上海護理,2019,19(5):13-18.
  [3] GARCIA C,LOTHAMER H,MITCHELL E M.Provider-identified barriers to 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 and perceptions toward self-collection of human papillomavirus in southwest Virginia[J].Public Health Nurs,2016,33(6):539-546.
  [4] 張清連.加速康復外科理念在宮頸癌病人圍術期護理中的應用[J].護理研究,2018,32(12):1933-1934.
  [5] 謝娟,王效,劉麗珺,等.分級綜合護理對預防宮頸癌術后下肢深靜脈血栓的效果[J].上海護理,2018,18(7):49-51.
  [6] 楊紹平,閔麗華,陳友雯,等.同伴支持協同護理在早期宮頸癌患者術后延續護理中的應用[J].護理管理雜志,2019,19(1):64-68.
  [7] 麥韞琦,劉春艷,賀海霞.耳穴壓豆治療宮頸癌伴抑郁的療效觀察[J].中醫臨床研究,2019,11(5):116-118.
  [8] CHEUN A S A,LOOMIS J.A culturally sensitive approach to cervical cancer prevention in the Latina population using the promotora model[J].Nurs Womens Health,2018,22(4):338-345.
  [9] 張瑤,王菁菁,谷燦.HIV陽性女性宮頸癌篩查現狀及其影響因素的研究進展[J].中國護理管理,2019,19(5):748-753.
  [10] 張蘭芳,陳佩娟,謝國柱.項目管理在提高宮頸癌放療住院患者規律陰道沖洗率中的應用[J].護理學報,2018,25(4):23-26.
  [11] TUNG W C,LU M,GRANNER M.Perceived benefits and barriers of 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 among Chinese American women[J].Oncol Nurs Forum,2017,44(2):247-254.
  [12] 張慧玲,顏君,錢夏柳,等.聚焦解決模式對宮頸癌術后患者負性情緒的影響[J].中國社區醫師,2019,35(14):155-156.
  [13] 何利芳.積極心理干預對提升宮頸癌術后患者生活質量及主觀幸福感的作用研究[J].護理管理雜志,2018,18(7):515-518.
  [14] ACKERSON K,STINESD L.Psychometric testing of the pap smear belief questionnaire:measuring women′s attitudes and beliefs toward cervical cancer screening[J].J Nurs Meas,2017,25(1):77-89.
  [15] 吳昕,徐文慧,張娟,等.集束化護理對宮頸癌根治術患者圍術期指標、膀胱功能及術后尿潴留的影響[J].中國老年學雜志,2019,39(6):1323-1326.
  [16] ASHTARIAN H,MIRZABEIGI E,MAHMOODI E,et al.Knowledge about cervical cancer and pap smear and the factors influencing the pap test screening among women[J].Int J Community Based Nurs Midwifery,2017,5(2):188-195.
  [17] 徐麗麗,呂亞,李萍.活動干預對宮頸癌患者術前腸道清潔的影響[J].中國實用護理雜志,2018,34(3):191-194.
  [18] 鄭錦萍,馬瑩,李惠嫻,等.基于信息-動機-行為模型的宮頸癌術后尿潴留帶管出院患者的護理干預[J].護理學雜志,2018,33(2):28-31.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