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藝術論文 > 話劇《平凡的世界》中人物的塑造方法探究

話劇《平凡的世界》中人物的塑造方法探究

時間:2020-08-24 09:55作者:馮震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話劇《平凡的世界》中人物的塑造方法探究的文章,話劇《平凡的世界》是陜西人民藝術劇院繼《白鹿原》之后的又一經典之作。將百萬余字的原著完美地呈現在戲劇舞臺上是一件很有難度的事情,但是編劇孟冰、導演宮曉東做到了。

  摘    要: 話劇《平凡的世界》塑造經典文學人物形象的方法值得學習。抓住作品主線,凸顯人物。突出兩兄弟的命運主線,重點展示他們的愛情和生活。創設典型情境,表現人物。展現了陜北人民的生活環境和社會環境,觀眾很容易接受并體驗人物身上所發生的具體事件,以及人物之間錯綜的矛盾關系。構建情感關系,反映四對男女的情感變化。依托話劇的審美優勢構建戲劇情節,為塑造人物形象增加了戲劇的動作性?坍嫳硌菁毠,使人物形象更豐滿,性格更鮮明。運用舞臺手段,詩意地渲染了作者的天地情懷。

  關鍵詞: 平凡的世界; 話劇; 人物; 塑造;

  話劇《平凡的世界》是陜西人民藝術劇院繼《白鹿原》之后的又一經典之作。將百萬余字的原著完美地呈現在戲劇舞臺上是一件很有難度的事情,但是編劇孟冰、導演宮曉東做到了。編劇先后七度易稿,將原著改編成三萬多字的劇本,在導演的精心設計下,該劇在三個小時內展現了20世紀70年代末期到80年代改革開放初期,生活在陜北黃土高原上人民的生活狀態和文化血脈。作品完美保留住了原著的核心精神。文學作品轉換成戲劇,既能傳遞出原著的精髓,又能在戲劇舞臺上塑造經典的人物形象,從話劇《平凡的世界》中我們可以學習到文學人物的塑造方法。

  一、抓住作品主線,凸顯人物

  把百余萬字的長篇巨著改編成為戲劇作品,必須遵循戲劇的藝術規律和審美特點,從結構上、人物上進行整體調整。小說全景式地書寫了在巨大社會變革和沖突中陜北人民的愛情與勞動,挫折與追求,濃縮了中國西北農村的歷史變遷過程。在這個龐大的故事里,孫少安和孫少平兩兄弟的命運是主線,話劇編劇將原著重新安排布局,但保留了這條主線,重點展示他們的愛情和生活。同時設計了另外幾條輔線,用四對青年男女的情感歷程作為全劇的架構支撐。劇情跌宕而清晰,凝練而節制。兄弟二人在特定年代對命運的抗爭,對生活的選擇,構成了生活的兩極。劇中重點刻畫的少安和少平兩兄弟代表著當時社會上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物。他們都是生活在陜北地區的普通人,默默承受著生活的重壓。少安是長子,他精明而沉穩,由于家族的束縛,他扎根于黃土高原,為了撐起這個家,他放棄自己的學業和夢想,還要面對村支書田福堂的算計,憑借自己的努力抗爭著。在改革浪潮的影響下少安開創出一份事業,他不滿足于替別人拉磚,開了磚窯廠掙了不少錢,遇到問題破產后也沒有放棄,無視村民的冷嘲熱諷,卷土重來再次成功,他是農村變革的先覺者。少平是農村的知識青年,他自尊自立,善良熱心,執著追求理想生活和理想的人格,在貧窮和苦難中仍然保持著高傲的靈魂,追求飛揚的生活。

  這兩個人物的塑造,立體地詮釋了那個時代城鄉人民的形象。兩個人物互為表里,其他多重人物圍繞主線徐徐鋪展開來,在情節上展示和解讀了苦難歷史和時代風貌,在情感上吸引了觀眾。

  四組青年男女的感情線塑造了人物形象,折射出改革時代的社會關系,內涵豐富。孫少安和田潤葉、孫少平和田曉霞、田潤葉和李向前、郝紅梅和田潤生,這四組人物在情感糾葛中,動態展現出其個性,在矛盾情節中個人的境遇和個人的性格形成沖突,又與他人形成戲劇沖突。按理說三個小時的舞臺演出會讓觀眾覺得乏累,但是由于劇情緊湊跌宕反而讓人意猶未盡。

  二、創設典型情境,表現人物

  情境是戲劇的本質所在,是戲劇作品的構成要素之一。戲劇與小說的區別之處就是在典型情境中塑造典型人物。狄德羅說情境就是“人物性格的周圍環境”,戲劇人物的塑造和展現離不開戲劇情境。“作為一臺優秀的現實主義劇作,《平凡的世界》將典型環境、典型情境、現實語境融為一體,表現得非常好。”[1]話劇《平凡的世界》為我們展現了陜北人民的生活環境和社會環境。土色的窯洞,旋轉的碾盤,數不盡的坡坎和雕塑感的農民,陜北高原人物群像躍然眼前,讓觀眾瞬間進入到貧窮而壓抑的戲劇環境中。
 

話劇《平凡的世界》中人物的塑造方法探究
 

  故事背景是我們國家剛經歷了“文革”的重創,人民生活水平極低,科技文化教育尚未有很大的發展,在這種鮮明的時空環境中,觀眾很容易接受并體驗人物身上所發生的具體事件,以及人物之間錯綜的矛盾關系。

  劇中事件構成了四組愛情關系,在這些事件中深刻展示了改革開放背景下青年農民的人生觀和愛情觀。正是這種貧窮和物欲的社會關系,決定了少安、少平的愛而不得,以及田潤葉的被迫選擇,正如潤葉對李向前所說的“我并不想和你結婚……可現在的社會環境,還有家庭都不會允許我這樣做。” 家庭的發展歷程體現了整個社會的變遷,展現了改革開放后生產力的發展、經濟水平的提升。正如田福軍所說“盡管我們都是些普通人,無法改變我們國家的局面,但我們應該有一雙分辨黑白的眼睛,有一顆能嚴肅思考我們國家命運的頭腦。”體現了對國家的命運關注和思考。

  情境分為外部和內部兩個方面,外部情境一般指事件的外部生活和社會結構,內部情境指人物的精神世界,是構成人物形象和角色性格的基礎?梢哉f內部情境是演員表演和創作的主觀因素,它能夠傳遞出劇中角色的情感、意志、心理、思想和價值觀。為了讓演員能夠建立起內部情境,話劇《平凡的世界》編劇孟冰曾帶領劇組五十余人去作者路遙的故鄉采風,在這一過程中完成內塑。

  三、構建情感關系,雕琢人物

  話劇《平凡的世界》是具備真情實感的不可多得的詩意現實主義佳作,塑造的人物形象有血有肉,入心入情。劇作的可貴之處就是把作者路遙悲天憫人的情懷融入到真實可感的人物情感中抒發出來,創編者舉重若輕地在四組青年男女的感情糾葛中展現改革開放時期人性和愛情的覺醒,在生活的磨難和重壓下人們對理想和美好生活的向往和追求。四對男女的感情模式各不相同,代表了不同的愛情內涵。

  孫少平和田曉霞的感情真摯純潔,他們代表著一代有理想、敢于追求內心向往的生活的青年。他們的愛情在精神上和人格上是平等的。二人雖然社會階層不同,但是擁有共同的價值觀,在交往的過程中,展現出孫少平高尚、質樸、堅毅和優雅的人物形象。但是在他與田曉霞的相處中也是存在著猶豫的,從這種猶豫中我們也可以看出他性格深處的自卑。在他的性格中自卑與自信并存,促使他在苦難中成就自我。

  孫少安和田潤葉的愛情因為現實生活被理智地遏制了,在潤葉對未來充滿憧憬的時候,少安和秀蓮相親并結婚了。少安和秀蓮之間應該是恩情多于愛情。少安的責任感讓他心中裝著很多人,往往忽略了身邊人。在他的情感糾葛里,展示出他的仁愛善良、勇敢剛毅,在苦難面前不屈服,在命運碾壓下不低頭。

  田潤葉和李向前的愛情是苦澀和無奈的。潤葉的悲哀是由她的性格所決定的,面對少安的逃避和李向前的苦苦追求,潤葉選擇了后者。如果像大多數人一樣稀里糊涂過日子,也許她是幸福的。但是對待愛情專一的她又是自私和不現實的。慶幸的是李向前的愛是無私的,這份全心全意、一往情深的愛使他最后打動了潤葉,得到了幸福的家庭。

  郝紅梅和田潤生歷經苦難終成眷屬,他們翻天覆地的人生境遇和愛情故事不禁讓人感嘆人生冷暖和世事無常。潤生對愛情的選擇和勇氣讓他值得收獲精彩的人生。

  在四對男女的情感變化中,創編者依托話劇的審美優勢構建戲劇情節,為塑造人物形象增加了戲劇的動作性和直觀性,展現了戲劇人物的性格發展史,同時“透視出改革時代的社會關系”[2]。

  四、刻畫表演細節,襯托人物

  話劇的細節刻畫是指演創者通過分析劇本和角色,在對人物和環境深入理解的基礎上加入細膩化的表演。通過細節表演,可以使人物形象更豐滿,性格更鮮明。戲劇和小說一樣,由故事情節撐起框架后,通過典型人物在典型環境中的語言和行動去豐富形象。優秀的演員塑造人物的過程其實就是以小見大、以點帶面打造細節的過程。藝術家的魅力就是能夠通過細節的刻畫,讓所表演的人物具備真實感。

  話劇《平凡的世界》體現了很多生活上的細節,經過演員的表演,恰如其分地渲染和襯托了人物的內心世界,這些細節刻畫更豐富、更深刻、更復雜,傳達了人物的思想和情感。比如潤葉的父親田福堂是個文化不高的村官,演員在表現他喝酒時,低頭把灑在桌上的酒都吸個精光,一個細節動作充分展現了人物的節儉。用細節刻畫人物性格,可以通過人物的外貌、神情、身體形態、服裝等來完成;也可以通過語音語調、語速的快慢等來表現,比如新婚之夜田潤葉在情感上不接受李向前,但理智告訴她難以逃避。演員身體上的拒絕透露出人物的內心感受。服裝、化妝等可以展現人物的職業、性格、時代、身份、年齡等。動作細節和語言細節很好地揭示了人物的內心和思想情感。戲劇細節比文學作品中的細節更直觀,一個眼神、一個手勢就能表現出復雜和豐富的內涵,更生動表現了平凡的世界中的人性,讓人回味無窮,更深刻理解了路遙所說的“只要是有人的地方,世界就不是冰冷的!”

  五、運用舞臺手段,渲染人物

  多元化的舞臺藝術手段是話劇藝術魅力的體現。話劇《平凡的世界》舞美設計張武、燈光邢辛、服裝造型設計丁冀燕等人也施展了不凡的藝術功力,對劇本進行反復推敲,打造出完美的舞美效果。最令人震撼的是360°旋轉舞臺的運用。自上而下分布著碾子、山坡和窯洞的三層轉臺,完整構成了具有西部特色的人物活動場景。這一舞臺設計具著意蘊深遠的象征和隱喻的意味。人生就像旋轉的磨盤,周而復始地奮斗和掙扎、追求和幻滅,表現作者超越現實的詩意精神和天地情懷。在《淚蛋蛋拋在沙蒿蒿林》的背景音樂中,觀眾充分感受到大西北高亢與蒼涼的風韻,領略到濃郁的民族氣質和詩意情懷,也更貼近人物的心理和其生活的環境。

  在中國戲劇藝術百花齊放的當下,話劇《平凡的世界》牢牢堅守著現實主義的陣地,具有強大的生命力和時代感召力。小說中塑造的經典人物形象伴隨著一代又一代人成長,影響著幾代人的人生觀和價值觀,足見其思想性和藝術性。時代呼喚經典,文學作品中經典人物的塑造是個值得探究的課題,《平凡的世界》為我們提供了可參考的經驗,希望更多的經典人物形象被用心用情地呈現在舞臺上。

  參考文獻

  [1] <平凡的世界>的不平凡[N].陜西日報,2018-12-27(012).
  [2] 仲呈祥.觀話劇<平凡的世界>三思[N].人民政協報,2018-11-26(012).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