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文學論文 > “采風”的起源及其主要內容探析

“采風”的起源及其主要內容探析

時間:2020-09-04 09:27作者:干曦禮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采風”的起源及其主要內容探析的文章,“創意”的本義就是著文要立新。這不僅是古代對“文章”的要求,也是今天對“文章”的要求。為了搜集、保存民間的“創意”,上古時代形成了被稱之為“采風”的傳統,這應該屬于對“創意”的管理制度。

  摘    要: 作為先秦時期所形成并且堅持的采風制度,實際上是一項民意采集制度。它起源于夏代的“求歌謠之言”,至周代正式建立采風制度,由朝廷出面組織詩歌采集。之所以要“采風”,是因為統治集團與下層社會在空間上是分隔的,為政需要體察民情。詩歌最適宜于表達人們的感情,是反映民情的最好資料,其中有若干是社會上層并不知道的“創意”。詩歌的語言委婉性和語義真摯性使“采風”制度獲得一定的政治適應性,由此代表民意的文人與統治者形成事實上諒解,民間的“創意”也得到了尊重,并產生了《詩經》《樂府詩集》這樣的意外碩果。

  關鍵詞: 古代采風; 民意采集; “創意”管理; 尊重“創意”; 政治適應性;

  中國古代早就有“創意”這個詞,《辭源》釋其為“猶言立意,指文章中提出的新見解”,并列舉東漢王充《論衡·超奇》“及其立義創意,褒貶賞誅,不復因史記者,眇思自出于胸中也”;唐人李翱《答朱載言書》“六經之詞也,創意造言,皆不相師”為證。1所以,“創意”的本義就是著文要立新。這不僅是古代對“文章”的要求,也是今天對“文章”的要求。為了搜集、保存民間的“創意”,上古時代形成了被稱之為“采風”的傳統,這應該屬于對“創意”的管理制度。

  一、何謂“采風”?

  所謂“采風”的“風”,本指空氣流動的現象,因與流動的現象是無形相類似而代指教化、感化、風氣、風俗、風度、作風、聲勢、氣勢、奔逸、走失及中醫“六淫”之一……而來自民間的聲音、習俗,如民歌、歌謠,均可以“風”相呼之。“采風”,就是到民間去采集各種信息。“采風”一詞出自隋代王通的《中說》:“諸侯不貢詩,天子不采風,樂官不達雅,國史不明變,嗚呼,斯則久矣,《詩》可以不續乎!”2按王通“天子不采風……《詩》可以不續乎”的說法,“采風”就是搜集民間歌謠,即《詩經》“風雅頌”中的“風”。

  據史書記載,采風制度正式建立于周代!抖Y記·王制》說:“天子五年一巡守(狩)……命太師陳詩以觀民風。”即是說,周朝的天子設立了采詩之官,定期到各地采集詩歌。對此,史書多有記載:

  東漢何休《春秋公羊傳解詁》:“男年六十、女年五十無子者,官衣食之,使民間求詩。”

  《漢書·食貨志》:“孟春三月,群居者將散,行人振木鐸徇于路以采詩,獻之太師,比其音律,以聞于天子。”
 

“采風”的起源及其主要內容探析
 

  中國最早的詩歌總集《詩經》,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葉(前11世紀至前6世紀)的詩歌!对娊洝返某杉,得益于周代的采風制度!对娊洝防镉性S多優秀的富于“創意”的作品。

  十五國風地理圖(選自明萬歷刻《三才圖會》)
十五國風地理圖(選自明萬歷刻《三才圖會》)

  《詩經》現有詩305篇,另有6篇笙詩,只有標題,沒有內容。相傳《詩經》是由孔子親自編定的!妒酚·孔子世家》載:“古者詩三千余篇,及至孔子,去其重,取可施于禮義,……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頌之音。”《漢書·藝文志》說:“孔子純取周詩。上采殷,下取魯,凡三百零五篇。”將“采風”而來的詩歌編撰成書,體現出孔子對“創意”的重視并予以管理。

  孔子編定的《詩經》根據樂調的不同分為風、雅、頌三類。其中的“風”就是通過“采風”得來的詩篇。

  “風”是不同地區的地方音樂!讹L》詩是從周南、召南、邶、鄘、衛、王、鄭、齊、魏、唐、秦、陳、檜、曹、豳等15個地區采集上來的土風歌謠,共160篇,大部分是民歌,也是《詩經》最主要的最精華的部分。

  “雅”是周王朝直轄地區的音樂,即所謂正聲雅樂!堆拧吩娛菍m廷宴享或朝會時的樂歌,按音樂的不同又分為《大雅》31篇,《小雅》74篇,共105篇。除《小雅》中有少量民歌外,大部分是貴族文人的作品。

  “頌”是宗廟祭祀的舞曲歌辭,內容多是歌頌祖先的功業的!俄灐吩娪址譃椤吨茼灐31篇,《魯頌》4篇,《商頌》5篇,共40篇,全部是貴族文人的作品。

  孔子曾概括《詩經》的宗旨是“無邪”,并教育弟子讀《詩經》以作為立言、立行的標準。先秦諸子中,引用《詩經》者頗多,如孟子、荀子、墨子、莊子、韓非子等人在說理論證時,多引述《詩經》中的句子以增強說服力。至漢武帝時,《詩經》被儒家奉為經典,成為“六經”之一。

  二、“采風”的起源

  史書雖然記載周代就已經正式建立了采風制度,但是,由官方出面組織詩歌采集的行為,可以追溯到比周朝更早的時代——第一個形成完備的國家體制的夏朝!蹲髠·襄公十四年》師曠引《夏書》曰:“遒人以木鐸徇于路”;杜預注:“徇于路,求歌謠之言”!断臅芳从涊d夏代史跡的書,雖然早已佚失,但在《國語》《春秋左傳》中有一些引錄。

  促成夏朝組織詩歌采集活動的一個主要推手,是夏的建立者大禹,這是一位具有民本思想的國家領導人。

  大禹長期領導治水,深入民眾,對人民群眾的苦難以及可以凝聚的力量有深刻的認識。他認為人民是國家的根本,人民團結安定,國家就強大興盛。他主張國家各職能部門不僅要“敬民”,還必須懂得“為民”“養民”“勸民”“利民”的道理。

  大禹說過這樣的話:“民可近,不可下。民惟邦本,本固邦寧。予視天下,愚夫愚婦一能勝予。……予臨兆民,懔乎若朽索之馭六馬;為人上者,奈何不敬?”3孔穎達等《尚書正義》解釋道:“民可親近,不可卑賤輕下,令其失分則人懷怨,則事上之心不固矣。民惟邦國之本,本固則邦寧。……我視天下民愚夫愚婦一能勝過我,安得不敬畏之也。……我臨兆民之上,常畏人怨,懔懔乎危俱,若腐索之馭六馬,……為民上者奈何不敬慎乎?”大禹執政后,知道下言難上的社會情況,故以其特有方式,來了解民情及政弊!跺髯印酚杏涊d:

  禹之治天下也,以五聲聽。門懸鐘鼓鐸磬,而置鼗,以得四海之士。為銘于簨簴,曰:“教寡人以道者,擊鼓;教寡人以義者,擊鐘;教寡人以事者,振鐸;語寡人以憂者,擊磬;語寡人以獄訟者,揮鼗。”此之謂五聲。是以禹嘗據一饋而七十起,日中而不暇飽食,曰:“吾猶恐四海之士留于道路。”是以四海之士皆至。是以禹當朝,廷間也可以羅爵。4

  門置鐘鼓鐸磬鼗,就是為了有利于廣納群言,因此說關于夏代“徇于路,求歌謠之言”的記載,當是可信的;由此還可以說,大禹是中國王朝統治者中,最早注意到民間“創意”并給予滿滿尊重的人。

  早先的君王與后世的君王,了解情況的方式大體差不多:從身邊人嘴里聽到的,基本上全是好聽的,動聽的,耐聽的,很難聽到真話與實情。但有作為的君王,為防止與世俗民意相隔絕,就努力開通類似“門置鐘鼓鐸磬鼗”“求歌謠之言”這樣的可以洞察民間冷暖的信息之路。夏代有“求歌謠之言”的活動,周代又有詩歌采集制度,那么其間的商代也應該有相似的制度才合歷史邏輯。遺憾的是,由于夏商時代的文獻資料非常匱乏,所以這一時期由官方出面組織的詩歌采集活動,難知其詳。但毫無疑義,自大禹開創的“采風”制度,在以后的歷朝歷代,都得到了延續。

  “采風”主要當然是采詩。因為在所有的社會活動中,詩歌是最純粹的精神文化形式,最純粹的思想活動形式,同時又是最直接的情感交流形式。三國魏時的嵇康說:“夫心動于中,而聲出于心。”5所謂“聲出于心”,就是說,詩歌是來自心靈的吶喊,是個人情感最直接的張揚。

  采集老百姓創作的反映日常甘苦的詩,可以了解社會底層的呼聲;因為“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應該說,先前的詩,與后來的詩是有區別的。先前的詩,并不是為了發表和出版,主要是抒寫人活著時各種各樣的感受,各種各樣的不容易。這是即興的,是有感而發的,是有的放矢的,而且還是不拘形式的。這也自然是極富“創意”的。他們喜愛什么唱什么,怨恨什么唱什么,不無病呻吟,不故作姿態,以我口寫我心,所以,完全是原生態的詩歌。這樣的詩歌,也最有利于統治者了解到民間真實的聲音。

  三、“采風”的內容和目的

  一說到“采風”,人們就想到詩歌采集,這是因為《詩經》的影響太大了。其實,“采風”的內容并不僅僅是詩歌。從廣義上看,作為先秦時期所形成并且堅持的采風制度,實際上是一個民意采集制度。

  司馬遷《史記》中的《樂書》基本上是照搬戰國時期的《樂記》,其中說:“州異國殊,情習不同,故博采風俗,協比聲律,以補短移化,助流政教。”《漢書·藝文志》說:“哀樂之心感而歌詠之聲發,誦其言謂之詩,詠其聲謂之歌。故古有采詩之官,王者所以觀風俗,知得失,自考正也。”這其中的“補短移化,助流政教”;“觀風俗,知得失,自考正”,將“采風”的內容和目的說得很清楚。

  “采風”所采之“風”的本質是收集民意。之所以要“采風”,是因為統治集團與下層社會在空間上是分隔的,為政需要體察民情。雖然諺、歌戲、代語、藝事等都可以表達情緒,但最能充分表達人們感情的則是歌謠,也就是詩歌,即所謂“詩言志”“憤怒出詩人”。歌謠是寫照民情的最好資料,其中有若干是社會上層并不知道的底層“創意”。因此統治者十分注重通過采錄歌謠來了解民眾情緒。正如《春秋公羊傳》所說,因為“采風”,“故王者不出戶牖,盡知天下所苦”。

  先秦嚴格的禮儀制度使得“詩歌”成為“風”的主要形式。由于“風”的語言的委婉性和語義的真摯性,使得“采風”制度對政治取得了空前的適應性;由此代表民意的文人與統治者形成事實上的諒解,民間的“創意”也得到了尊重。作為中國古代官方圣典的《詩經》就是“采風”制度的一個意外碩果。

  由于《詩經》“國風”之大部、“小雅”之小部,皆采自民間,所以《詩經》在總體上,具有顯著的人民性。有相當數量的詩歌,密切聯系時事政治,批判統治者的舉措失當和道德敗壞。例如《伐檀》《碩鼠》《相鼠》《南山》《株林》等,或諷刺貴族的不勞而獲、貪得無厭,或揭露統治者的無恥與丑惡。這些詩在辛辣的諷刺中寓有強烈的怨憤和不平!稏|山》,寫一位出征多年的士兵在回家路上悲喜交集、喜勝于悲的復雜心情,反映了人民對戰爭的厭倦、對和平生活的懷念和向往!镀咴隆钒凑占竟澋南群,從年初寫到年終,從種田養蠶寫到打獵鑿冰。全詩圍繞著一個“苦”字,以樸實無華的語言,反映了一年四季多層次的工作面和高強度的勞動,語調凄切清苦,仿佛是一部哭吟著的沉重歷史。

  這些來自社會底層、人民自創的歌謠,通過“采風”制度,讓先秦統治者知曉了民意;而采風制度的本身,也給予民眾一條自由表達言論的渠道。

  因為有了《詩經》,那一首首飽含真情、富有創造性的詩歌,也讓后人有了“好詩在民間”的認識。其實,包括“好詩”在內的民間文化都有不同的“創意”,樣樣都是寶貝,所以孔子說:“禮失而求諸野。”6

  馮遠作品:《詩經·十畝之間畫意》

馮遠作品:《詩經·十畝之間畫意》

  雖然周代的“采風”產生了像《詩經》這樣偉大的著作,但隨著周王朝統治的衰落,到春秋末期,采風制度也逐漸淡出!睹献·離婁下》說“王者之跡熄而詩亡”,是說由于王政的衰微,采風制度隨之不行。直到漢(代),采風制度才得以恢復。

  文獻證明,樂府設于漢,漢惠帝時已有樂府令。漢代之所以延續400多年,是我國歷史上一個相對穩定而又比較強盛的王朝,是與統治者繼承西周的采風制度,重視調查研究有關系的。

  漢初,由于內部戰亂和邊疆戰事的影響,經濟凋敝,民生貧困。到漢武帝時,為了緩和矛盾,鞏固統治,遂繼承西周的采風制度,“至武帝定郊祀之禮……乃立樂府,采詩夜誦,有趙、代、秦、楚之返”7。為加強調查,漢武帝曾“遣謁者巡行天下,存問致賜”;“遣博士大等六人分循行天下,存問鰥寡廢疾”。8據《漢書·司馬遷傳》,司馬遷二十多歲擔任漢武帝的侍從秘書(郎中),除了多次陪同漢武帝出巡外,還多次“奉使”到大西南偏遠地區搞調查研究。漢武帝通過調研對民間疾苦有了深刻了解后,發布《輪臺詔令》,宣布采取輕徭薄賦、休養生息的政策。以后元帝、平帝也多次“遣光祿大夫褒等十二人循行天下……因覽風俗之化”;“遣諫大夫博士賞等二十一人循行天下”。9“遣太仆王惲等八人置副假節,分行天下,覽觀風俗”10。

  東漢光武帝父子“起于民間”,更對各地風俗民情的考察特別重視,“廣求民瘼,觀納風謠”。11和帝即位,又“分遣使者,皆微服單行,各至州縣,觀采風謠”。12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漢末,也未見廢止。

  與西周采風的結果留下了一部《詩經》相似,漢代采風的結果是留下許多“樂府”詩并最終成為宋人郭茂倩編的《樂府詩集》的重要部分。漢代樂府詩歌亦有“創意”,如《戰城南》《東門行》《十五從軍征》《陌上!贰秼D病行》《孤兒行》等,表現的都是平民百姓的疾苦,是來自社會最底層的呻吟呼號。這些樂府詩不僅真實地反映了下層人民的苦難生活,而且文體較《詩經》《楚辭》更為活潑自由,發展了五言體、七言體及長短句等,并多以敘事為主,塑造了具有一定性格的人物形象,F存樂府詩歌中著名的有長詩《孔雀東南飛》(漢末)、《木蘭辭》(北朝),反映了民間的婚姻悲劇和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的不凡事跡,成為漢魏以來樂府中敘事民歌的優秀代表作,稱為“樂府雙璧”。又如東漢靈獻時民謠:“舉秀才,不知書;察孝廉,父別居。寒素清白濁如泥,高第良將怯如雞”13,諷刺了東漢時期察舉制度存在的弊端:被推薦的“秀才”卻連字都不識,察舉的“孝廉”則不許父親在一起居住,自稱清白的文官濁如污泥,號稱“良將”的武官膽怯如雞。高層統治者從市井傳播的這些富有“創意”的民歌中,可以了解到社會的許多真實狀況。

  注釋

  1[1]《辭源》釋“創意”,商務印書館1986年版。
  2[2]張沛:《中說譯注》之《問易》,上海古籍出版社2011年版。
  3[3]李民、王。骸渡袝g注》之《五子之歌》,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年版。
  4[4]鐘肇鵬:《鬻子校理》之《禹政第六》,中華書局2010年版。
  5[5]戴明揚:《嵇康集校注》之《聲無哀樂論》,人民文學出版1962年版。
  6[6](漢)班固《漢書·藝文志》:“仲尼有言,‘禮失而求諸野’……”
  7[7](漢)班固:《漢書》卷二十二《禮樂志》,中華書局1999年版。
  8[8](漢)班固:《漢書》卷六《武帝紀》。
  9[9](漢)班固:《漢書》卷九《元帝紀》。
  10[10](漢)班固:《漢書》卷十二《平帝紀》。
  11[11](南朝宋)范曄:《后漢書》卷七十六《循吏列傳》,中華書局1999年版。
  12[12](南朝宋)范曄:《后漢書》卷八十一《李合列傳》。
  13[13](晉)葛洪:《抱樸子》外篇卷十五《審舉》。其謂此謠乃“靈獻之世”之“時人語曰”。郭茂倩《樂府詩集》第八十七卷《雜歌謠辭五》則謂此謠:“后漢桓靈時謠!逗鬂h書》曰:‘桓靈之世,更相濫舉,人為之謠。’”其所錄謠僅“舉秀才,不知書。察孝廉,父別居”四句。

相關文章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