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體育論文 > 法國校園足球演進歷史、特點及啟迪

法國校園足球演進歷史、特點及啟迪

時間:2020-08-18 09:31作者:浦義俊 邱林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法國校園足球演進歷史、特點及啟迪的文章,法國足球強大的根基在“青訓”,法國“青訓”成功的根基則在校園。法國校園足球盡管早期深受英國校園足球文化影響,但憑借法國人獨特的創造性思維和深邃的系統性理念,法國校園足球在歷史沉淀中得到升華,在制度設計中得

  摘    要: 運用文獻資料法和邏輯分析法等方法,對法國校園足球發展歷程、特征及啟示進行研究。研究認為,法國校園足球發展經歷曲折起步時期、系統構建時期、整合提升時期,形成了當前的獨特發展格局。法國校園足球發展特征表現為:校園足球理念先進,訓練方法模式創新;管理體制民主科學,保障機制合理全面;選拔培養機制健全,競賽資源豐富完備;社會環境有利支撐,校園足球反哺社會。啟示:轉變校園足球教育理念,創新校園足球訓練模式;構建校園足球治理體制,健全校園足球保障機制;整合創新選拔培養機制,豐富校園足球競賽資源;提升深化校園足球社會支持,挖掘校園足球社會功能。

  關鍵詞: 法國; 校園足球; 發展特征; 選拔機制; 訓練方法;

  Abstract: Adopting literature study and logic analysis, the development course, characteristics and enlightenment of French campus football were analyzed. It was held that the development of French campus football had experienced a start-up period, a period of system construction, and a period of integration and promotion, forming a current unique development pattern. The characteristics of the development of French campus football were as follows:advanced campus football concept, innovative training methods and models, democratic and scientific management system, reasonable and comprehensive guarantee mechanism, sound selection and training mechanism, rich and complete competition resources. The concept of campus football education and training model should be reformed. A campus football governance system and the campus football security mechanism should be built. Innovative talent selection and training mechanisms should be initiated to enrich campus football competition resources, to enhance the social support of campus football and the social functions of campus football.

  Keyword: France; campus football; development characteristics; selection; training method;

  法語以其優美動聽、清楚悅耳、準確生動特性被公認為世界上最優美的語言之一,其融合了拉丁語的嚴謹和希臘語的細膩,構成了獨特的法語風格。所屬“歐洲拉丁派”派系的法國足球同樣以其華麗的風格、細膩的技術、嚴謹的戰術、高昂的斗志在當代足壇獨樹一幟。法國足球強大的根基在“青訓”,法國“青訓”成功的根基則在校園。法國校園足球盡管早期深受英國校園足球文化影響,但憑借法國人獨特的創造性思維和深邃的系統性理念,法國校園足球在歷史沉淀中得到升華,在制度設計中得到完善,在文化洗禮中得到新生。為洞悉法國校園足球整體發展脈絡,筆者基于歷史發展視角,對其階段性發展變遷過程進行梳理,對其當代發展特征進行全面剖析,以期從中總結發展經驗,汲取有益啟示。

  1、 法國校園足球發展歷程

  1.1、 曲折起步時期(1872至1945年)

  足球伴隨著與橄欖球的競爭流入法國,1872年,畢業于公立學校的英國商人率先在法國勒阿費爾港成立體育俱樂部,足球運動隨即在當地流傳。1888年以后,現代足球作為一種教育手段被納入法國學校體育課程之中,但當時其主要流行于法國中產階級子弟中。足球運動在學校的傳播也加速了法國足球的本土化發展,1892年伊始,法國人脫離英國人控制創辦本土足球俱樂部。1894年由皮埃爾·德·顧拜旦男爵擔任秘書長的法國運動員聯合會開始接納足球組織的會員身份并舉辦足球比賽。法國國家層面則熱衷于參加國際足球比賽,并視“國際比賽”為推動足球運動及其組織合法化的動力,也視其為公民教育的一種手段[1]。得益于國家層面的推動,19世紀末,法國勒阿弗爾、巴黎、波爾多、馬賽、魯昂、魯貝等多地中學已經較為廣泛地開展足球運動,并形成了一定規模的學校足球比賽[2]。1901年法國通過了《非營利性社團法》,結社自由被賦予為公民民主權利,業余足球俱樂部也被視為公共服務的一種形式獲得支持[3],這促使法國學校青少年在校園內外均可以參與足球運動,客觀上提升了法國校園足球技術水平。為更好地管理法國龐大的足球社團,法國地方足球協會紛紛建立,1910年法國成立了全國性足球協會,法國校園足球運動也得到了足協有力支持。1938年法國還舉辦了第二屆世界杯足球賽,這點燃法國青年學生的足球熱情。但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到來很快葬送了法國校園足球良好的趨勢。校園足球的開展不得不讓位于強權政治和軍事控制。
 

法國校園足球演進歷史、特點及啟迪
 

  總體而言,該時期法國校園足球發展整體上呈現出一種在艱難環境下曲折前行的特征,在英國同行和本國教育家推動下,校園足球逐漸突破階級限制走向更為普遍的學校教育范疇,但受到政治變遷、戰爭打擊、軍事教育等影響,法國校園足球在該時期并沒有形成完善體系,處于松散、放任、動蕩狀態。

  1.2、 系統構建時期(1946至2000年)

  20世紀50年代,法國政府成立了“國家體育技術指導委員會”來指導各項體育運動發展,該委員會按照項目成員人數比例給與資助,質言之,項目會員人數越多則將獲得更多資助[4]。20世紀60年代,法國深化學校體育改革,提升了現代競技項目的教學比例,其中足球運動在學校體育中得獲得了更高地位,深受學生廣泛歡迎。足球業余訓練在校內外廣泛開展起來,如普通學校、俱樂部、青年文化宮等均利用課余和假期向學生提供足球業余訓練。足球運動的流行不僅提升法國校園足球整體水平,也擴寬了中小學生參與足球運動的發展前景。步入20世紀70年代,法國不斷深化體育改革,其不僅頒布了《國家發展體育運動法》,建立法國國家體育學院,還構建形成了現代化的體育組織管理網絡系統[5]。法國足協改革力度絲毫不小,1974年法國足協開始建立職業足球俱樂部青訓營,年滿15歲的普通在校球員可以進入俱樂部培訓中心訓練,而學校則派遣教師至俱樂部進行專門的文化課程輔導,保障學生球員能夠“學訓”兩不誤,并最終拿到相應學位。1984年以后,法國還陸續在普通學校開設足球尖子班,大為提升了校園足球內部水平,1988年以后,法國還陸續建設了克萊方丹、奧德利賽等7個國家級足球訓練中心,經過嚴格選拔的優秀學生球員有機會入圍這些中心深造。由此,法國形成了校內足球班和校外青訓營雙線提高的“聯動發展”戰略。

  總體而言,該時期法國校園足球逐漸形成了系統化的人才培養體系,校園內部不僅承擔著興趣培養、人才識別、健康育人、基礎參與等功能,校園足球班還和校園外俱樂部共同承擔起系統訓練、專業指導、人才選拔、職業培養等功能。由此,法國校園足球在國家干預和職業俱樂部相配合下,形成了校內外聯動發展、相輔相成的格局。也正是該時期校園足球系統發展勢能將法國足球推向了歷史巔峰,其先后獲得1984年歐洲杯冠軍、1998年世界杯冠軍、2000年歐洲杯冠軍。

  1.3、 整合提升時期(21世紀以來)

  2010年,法國隊出現的世界杯球員集體“罷訓事件”和西班牙足球的崛起讓法國足球重新覺醒。法國不僅對參與足球的全國青少年掀起了集體主義足球精神教育熱潮,強調身體素質和技術能力結合的重要性,更是對在訓適齡年輕球員的心理健康投入了更多關照,如一些足球訓練營專門為12歲以上球員提供瑜伽課程、催眠療法以及一些心理干預手段,以引導其形成健康積極的心理素養。此舉也將法國校園足球育人理念推向了新的思想高度。在校園足球戰略上,一方面,法國足協、青年體育部、教育部等相關機構進一步加強溝通協作,繼續在法國各學校中推動“足球班”建設,至2013年6月,法國總計建成了約209個“足球班”[6]。另一方面,法國掀起了新一輪校園足球普及戰略,2014年,法國總統出席,法國體育部、教育部、足球聯盟等機構聯合簽署“校園足球協議”,致力于推動全法國校園足球的深入發展?梢,法國校園足球在新時期獲得了前所未有的政策和領導支持。正是憑借法國校園足球強大底座支撐,法國足球迎來了“全民足球”的盛世,至2018年,法國有超過3萬塊足球場,每年比賽數量超過100萬場,注冊球員超過220萬人,足球俱樂部數量接近16 000家[7]。

  總體而言,該時期法國校園足球的基礎優勢更加明顯,發展戰略更加深化,人才培養更加周密,校園足球領域不僅得到了國家足球偶像精神的巨大激勵,也得到了來自政府、社會以及市場等層面的多維支持,校園足球在整個國家足球體系中的基礎性作用,在整個教育體系中的功能價值,以及在民族整合融合中的教育意義,均達到歷史新高度?梢哉f,法國校園足球正在內外兼修特色道路上越走越寬。

  2、 法國校園足球發展特征

  2.1、 校園足球理念先進,訓練方法模式創新

  其一,先進的校園足球理念呈現出融合性、教育性、人文性、發展性等特征。首先,法國校園足球理念提倡機會均等和全民參與。法國作為多元文化的移民國家,種族成分復雜,社會階層多樣,因此,法國迫切需要建立全面的社會融合機制,促使法國種族和社會融合。法國校園足球也秉承了這一社會宗旨,提倡并保護全民享有踢球的權力。其次,法國校園足球提倡“公民教育”的價值理念。當前全法國約1 200多萬名小學生、初中生和高中生都必須學習一門課程,那就是《道德與公民教育》[8],由此可見公民教育在國家教育體系中的地位。當今的法國校園足球也被視為法國現代公民教育的手段,在校園足球中建立起各種公民意識和精神,也成為校園足球的重要教育使命。再次,校園足球被視為塑造學生身心健康,完善人格的重要載體。足球運動本質上是游戲,是愉悅身心,培養意志品質,完善青少年道德和心理的重要文化形式,在法國注冊球員中能夠真正成為職業球員的只有千分之一。因此讓參與足球運動的青少年享受足球樂趣,實現身心健康成長成為法國校園足球重要的理念訴求。最后,法國校園足球提倡發展能力,不僅指競技能力,而是包括球員認知與情感能力。法國校園足球在小學階段注重培養五大能力:一是發展運動機能,并學習用身體表達自我;二是內化運動性和藝術性兼具的體育文化;三是通過運動和體能訓練熟悉新的方法與工具;四是學習通過規律運動保持身體健康;五是遵守共同規則,完成角色和責任承擔。在中學階段則提倡培養學生的四大能力:一是道德和心理素質能力;二是體能;三是對比賽的理解能力;四是技術能力[9]。由此可見,法國校園足球理念具有較強的先進性,不僅符合法國社會歷史傳統,也契合法國時代需求,更加注意青少年身心發展的階段性特點。

  其二,基于系統理論支撐的訓練方法模式呈現科學創新特征。首先,法國校園足球訓練方法具有較強的理論基礎。法國是教育強國,具有豐富的教育經典理論。這些理論已經被廣泛應用于足球訓練實踐,也被納入到了足球教練員課程培訓體系之中。其次,法國校園足球訓練模式具有開創性。法國在校園足球訓練探索中有著自己的理論體系和思維模式,打破傳統足球思維,開創新的訓練模式是法國足球創新的重要體現。如在訓練課的劃分上,法國在21世紀初改革了傳統的課程模式,創立了包括對抗熱身、協調性訓練、情景訓練、技術訓練和比賽的“五步訓練法”,除“協調性訓練”外,其他四項訓練均呈現出層層遞進和相關銜接的關系,促使整堂訓練課緊緊圍繞一個訓練主題開展。這種按照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和深化、檢驗訓練成果的順序設計,既保持了學習內容的連貫性,又能在訓練和比賽中發現新問題,為教練員設計下一個訓練主題提供依據,從而形成良好的訓練體系[10]。再次,法國校園足球訓練方法靈活,注重實戰對抗導向,引導學生獨立思考。法國校園足球在教學方法上創造性地使用主動性教學法和指導性教學法結合3種不同的教學模式(執行教學模式、戰術決策教學模式、自我適應教學模式)[11],尤其是主動性教學法和多變的場景訓練經常被使用,其不僅激發了學員的學習主動性、探索性以及用“大腦”踢球的習慣,也使得學員能夠最大限度的感受比賽的真實場景,提升球員在復雜情景中處理球的能力。另外,法國校園足球訓練注重實戰對抗導向,如對抗性訓練和情景式訓練占據了法國校園足球訓練課程的主體。此外,為提升訓練樂趣,法國校園足球訓練的游戲化程度也較高,這提升了訓練樂趣。

  2.2、 管理體制民主科學,保障機制合理全面

  其一,法國校園足球管理體制屬于政府、教育部、體育部、足協、學校和社會多重聯動的官民結合型管理體制。首先,政府層面主要通過出臺相關政策法規和給與經費支持等方式為校園足球發展提供相關資源,起到宏觀支持作用。自1901年《法國非營利性社團法》出臺以來,法國政府對業余體育俱樂部給與了充分支持,將其視向公民提供的公共服務和教育,因此,法國校園足球俱樂部作為業余組織不僅受到了政府相關經費的支持,也獲得了充足的足球場地設施支持[12]。其次,教育部門和體育部門通力合作,共同致力于法國校園足球的戰略推動。如2014年法國教育部聯同體育部、足球聯盟等簽署了法國《校園足球協議》,旨在為法國中小學培養優秀足球師資,開辦不同水平的足球班,讓男女學生參加同一個體育項目,同時讓殘障學生也能領略足球運動的快樂,并在制定小學校園足球的教育大綱,實施“公主足球”行動等領域取得了共識[6]。這引領了新時期法國校園足球的新發展。其中,教育部門主要通過課程保障、興趣引導等手段提升校園足球的參與基礎,體育部門則通過專業優勢來支持青少年足球的人才選拔與培養。再次,足協、學校、社會緊密協作,共同致力于校園足球發展的具體事務。法國足協是校園足球重要的支持者,其在硬件方面給與校園足球服裝、訓練器材方面的支持,而在軟件方面則給與教練培養和技術指導等服務?梢哉f,法國校園足球管理體制呈現出政府宏觀調控、職能部門戰略管理和社團學校自治運行的特征,體現出了官民分工協作,民主自治,科學有序的面貌。

  其二,多重保障機制呈現出合理、完善和全面的特征。法國校園足球開展具有完善的保障機制支撐,包括健全的法制保障、充足的人力保障、健全的安全保障、有利的教育保障。首先是健全的法制保障機制。作為具有體育法制傳統的國家,法國自1940年起便相繼出臺了《體育憲章》、《國家發展體育運動法》等法規[5],形成了較為全面的體育法制保障體系,這為法國校園足球開展提供了重要的體育法制環境。另外,法國學校體育協會是受到國家法律保護的,這為校園足球發展提供了重要的組織基礎。法國《教育法》明確規定:法國各中小學及幼兒要把體育設為必修課,體育課程大綱則由教育部來審核確定。法國各初中學校和高中學校校園內部必須設立至少一個達到標準要求的體育協會[6]。其次是充足的人力資源保障。法國擁有引以為傲的青少年足球教練員隊伍,早在2014年便擁有78萬青少年足球教練,教練員隊伍結構劃分細致,緊密銜接各年齡段青少年身心特點,同時法國足協對教練員進行5次年度考核和2年一個周期的“回爐”再培訓。再次是健全的安全保障。法國是高福利國家,公民享有免費醫療保障體系和健全的社會保險體系[13]。體育教師資質培訓中對安全教育具有較高的要求。另外,校園運動聯合會和俱樂部會為學生會員統一購買保險,這為學生發生意外體育傷害事故提供了重要的保險保障機制。最后是有利的教育保障。法國學校教育環境相對寬松,并且崇尚提升學生的文化、藝術、體育等全面素養。

  2.3、 選拔培養機制健全,競賽資源豐富完備

  其一,健全的選拔培養機制呈現分層、聯動、分流特征。首先是在小學階段以興趣為導向的校內外合作培養。法國小學生在12歲之前不進行專業選拔,而是立足于學校內部的體育課程與學校體育協會組織的課余足球活動接受足球教學與訓練,同時所在社區的足球俱樂部也與學校合作提供小學生課余訓練機會。該階段的培養目標主要是培養興趣、提升參與度、練習基本功。因系統性的引導,法國小學生參與足球比例逐漸提高,足球已經成為法國學生最喜愛的運動項目。其次是在中學階段以提高為導向的校內外合作培養。法國中學階段的校園足球開始出現專業性的選拔。“中學足球班”便是法國校園足球提高階段的重要產物。早在1984年法國旺代省的貝萊高中便開啟了中學“足球班”的歷史先河[6]。“足球班”是以社區足球俱樂部和中學合作形式舉辦的,學生是從普通學生中經過專業測試而選拔出的潛力選手。相對小學和普通中學生業余足球訓練而言,“足球班”學生接受的足球培訓更加系統和專業。法國中學“足球班”也分為初中和高中兩個階段,進入初中階段“足球班”的學生還有機會通過推薦入選法國足協主辦的精英訓練中心和職業俱樂部舉辦的青訓中心接受更高水平的培訓,其中獲得推薦的75%左右的選手有機會成為職業球員,而即便沒有入選或被訓練中心淘汰,仍然可以完成中學學業,取得中等教育文憑。高中階段的“足球班”同樣進行分流,或向職業球員轉變,或繼續學業或接受職業教育獲得相關就業,如畢業生可以獲得法國足協頒布的專業認證文憑,并從事社區足球俱樂部教練和足球方向的體育教師工作。從上述培養選拔機制可以看出,法國校園足球承擔著普及與提高足球運動的重任,法國學校多元的教育理念和合理的職業分流機制保障了從事校園足球選手的出路問題,法國學校同社區俱樂部、法國足協、精英訓練中心和職業俱樂部訓練中心之間層層銜接的合作機制也保障了法國足球后備人才的及時發現和充分涌現。

  其二,完備的競賽資源呈現豐富、多元、分類特征。法國校園足球競賽體系可以分為兩大類。第一類為由法國各級體育運動聯合會組織的以學校為單位的校際足球競賽體系,參賽球員需要在學校體育運動聯合會注冊,分為小學、初中、高中、大學四個階段。法國校園足球競賽是較為頻繁的,以2012至2013學年度為例,當年法國國家中小學體育聯合會總計舉行了1 745場聯誼比賽、102個省級冠軍杯比賽、31個大區級別冠軍杯比賽和20個國家級冠軍杯足球賽[6]。另外,隨著學生年齡的增長,高齡段中學生競賽還被分為高水平運動員組和普通學生組,學生還可以擔任足球裁判員角色。第二類為法國各級足協牽頭組織的以足球俱樂部為參賽單位的青少年U系列競賽體系。俱樂部競賽分為四個級別,一是專區級比賽,總計有來自329個專區的近13萬支球隊參賽;二是省級比賽,由省內各專區U13、U15、U17、U19總計近8千支隊伍參加;三是大區級比賽,各省U15、U17、U19總計近470支隊伍參加;四是國家級比賽,由全國各大區U17、U19共140支球隊參加。從賽制設置上看,專區級與省級比賽一般為主客場聯賽制,采用“升二降二”升降級;大區級與國家級比賽一般為杯賽制,采用單場淘汰制。盡管俱樂部賽事并非嚴格意義上的校園比賽,但參賽球員均為從普通校園足球中選拔出的青訓精英,仍然是學生選手,作為在校學生,他們以個人身份注冊在各社區俱樂部進而參賽,也就是說,法國學生可以既參加學校為單位的校內足球競賽,也可以同時參加以俱樂部為單位的校外足球競賽,享有兩種足球競賽資源。從普及性校園競賽到精英性俱樂部競賽,法國校園足球充分融入校外競賽資源,構建形成了校內外并舉的青少年金字塔競賽體系。

  2.4 、社會環境有利支撐,校園足球反哺社會

  其一,校園足球獲得了公共資源、產業、文化等多方面社會環境的有利支撐。首先,法國校園足球發展受益于法國發達的社區公共體育服務和足球產業助推。法國校園足球之所以如此興盛是和法國強大的社區體育服務能力和足球產業鏈密切相關的。在社區層面,法國政府鼓勵社會非盈利組織如法國足協,致力于社區公共體育服務建設,在國家強有力的資金、設施、醫療、管理扶持下,法國全境93%的地區開展足球運動,法國足協總計建成了18 000多個業余足球俱樂部,超過3萬塊足球場地,致力于通過足球運動打造青少年健康生活方式,促進公眾健康水平[14,15]。這種以足球為主打的公共體育服務體系對法國校園足球發展起到了深刻的支撐和推動影響。在足球產業層面,法國已將足球產業視為地方經濟的引擎,認為職業足球俱樂部會給當地政府、企業及參與者帶來了巨大的經濟效益和社會影響力,會給體育設備、體育器材、餐飲業、公共交通等領域起到不可替代的促進作用[15]。其次,法國校園足球發展得到了多元移民文化和足球偶像力量的推動。法國是具有悠久移民歷史的國家,并且在移民教育政策制定、種族文化的融合機制構建等方面積累了豐富的歷史經驗,這促使法國社會更加包容和兼容并蓄。因此,教育和社會的多元文化融合促使不同膚色的青少年共同走進校園足球賽場和社區俱樂部,大大提升了校園足球的選材基礎和范圍。再次,法國校園足球發展得到了法國社會人士和文化的支持。法國足球志愿者體系發達,即便是偏遠鄉鎮,足球志愿者也會通過贈送器材、提供培訓等方式傳播法國足球理念。另外,法國電影創作水平世界知名,法國足球文化的社會傳播也得到了電影行業的支持,當前法國足球題材的電影創作日漸增多,如《足球大師》、《足球天才》、《激情聯盟》等,孩子們通過熒幕更能感受到濃厚的足球氛圍[16]。

  其二,校園足球正在融入社會成長,通過提倡社會平等,矯正社會問題等方式反哺社會發展。1998年法國首度奪得世界杯對法國社會產生了積極的重大影響,不僅提升了法國的社會凝聚力、國家認同感,也在很大程度上消除了種族矛盾,深度解析了黑白融合的文化意義,就如同“黑白兩色”才成就了足球這項運動,不同膚色也成就了法國文化;谧闱蜻@項運動所具備的深刻社會教育意義,2014年法國出臺校園足球戰略規劃——《校園足球協議》形成了諸多積極條款。第一,法國中小學體育課程要緊密結合教學大綱,并且和學校發展聯系起來,促進足球運動在學校的深度發展,小學開展校園足球活動要重點堅持“男女混合踢球”的原則,不能過早分化,中學階段則要為女生專門設立特殊運動規章,進而切實引導和促進女子足球運動的健康穩固發展。第二,法國國家中小學體育聯盟加強與法國初等教育體育聯盟溝通聯系,要經常共同組織各項足球賽事,提高學生的足球參與水平和參與率,為特定人群組織特殊的足球比賽,能夠讓殘障學生享有踢球的機會,在踢球中分享足球的快樂。第三,主管機構與各地方政府要互動協商,加強足球設施建設力度,以有利于足球運動進一步開展。第四,在法國國家中小學體育聯盟和法國初等教育體育聯盟的通力協助下,促進法國學校的體育運動規劃更加多樣化,促進校園足球運動的發展更加合理化與經;。第五,要鼓勵女學生參與到足球運動之中,反對足球領域中的性別偏見,更好地關注足球可塑之才。第六,加強建設更加順暢的信息溝通渠道,宣傳地方足球運動。從上述六條校園足球發展的綱領性規劃來看,新時期法國校園足球發展承載著諸多社會新期待,即消除歧視、文化多元、種族融合、精神培養、國家認同等多方面的社會訴求。簡言之,校園足球發展之于法國社會、國家戰略具有非凡的價值意蘊。

  3、 法國校園足球發展帶來的啟示

  3.1 、轉變校園足球教育理念,創新校園足球訓練模式

  十九大報告將建設教育強國視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工程。大力發展校園足球則是實現教育立德樹人根本任務的育人工程[17]。盡管校園足球的育人價值具有全面性、深刻性和長遠性,但我國社會仍然普遍存在對校園足球認知的偏差,進而導致校園足球發展處處受困于理念誤區牽制。相反,法國則得益于其對足球育人理念的真知灼見,不僅助推了其“公民教育”大計,更是開創了新訓練模式,值得鏡鑒。

  其一,深刻轉變校園足球教育理念,探索校園足球多重育人路徑。校園足球的多重教育價值表現為對兒童和青少年身體、智力、心理、情感、道德、社會適應等多個維度的全面影響。因此,校園足球教學無論是在目標、內容、考核層面上均需納入更加多元化的指標,尤其是要以心理健康、道德健康、社會適應培養為導向,建立分階段、分層次、分任務、分步驟的課程體系和教學模塊,通過閉合教學和開放教學相結合,啟發教學和情景教學相配合,社會實踐與課堂學習相融合等方式,推進校園足球對學生思維能力、身體能力、技術能力、感知能力、道德能力、心理能力、表達能力、溝通能力、合作能力等全面素質的提升。另外,校園足球要堅持立德樹人導向,充分與生活教育、公民道德教育、勞動教育等時代主題教育相融合,通過創新課程模式,更新教材教法,豐富活動內容等手段不斷拓寬校園足球多重育人路徑,將校園足球打造成為學生享受樂趣、增強體質、健全人格、錘煉意志、完善道德的教育平臺。

  其二,要構建校園足球科學化訓練理論體系,創新校園足球科學訓練模式。首先,應深化校園足球訓練理論研究。應通過國家決策咨詢項目、國家基金項目、中外合作項目、留學項目等各種科研資助渠道,加快校園足球訓練中重大難點問題的科研攻關,推動理論創新,構建理論體系。其次,要注重科研成果的實踐轉化與應用;诳煽康目茖W化理論體系支撐,加快研制并統一校園足球訓練的標準化體系,通過科學訓練手冊、教學訓練大綱、訓練數據采集、訓練過程監督、訓練信息反饋等標準化建設,促使訓練實踐走向規范化、科學化和成效化。再次,要形成訓練交流、分享、探討機制建設,不僅要在“國培”、“省培”等校園足球培訓平臺上注重訓練經驗交流,更應在地區校園足球訓練實踐中建立廣泛的基層訓練交流,通過課程觀摩、訓練心得、訓練分析等手段總結基層足球訓練經驗,形成校園足球訓練的“萬眾創新”氛圍。最后,要及時總結地區訓練經驗,加強訓練實踐的理論歸納和剖析,形成訓練模式的“實踐—理論—實踐”循環遞進,注重從經典教育理論和一般訓練理論中提煉規律,探索自身特色的足球理論體系和訓練模式。

  3.2、 構建校園足球治理體制,健全校園足球保障機制

  盡管當前我國校園足球在管理層面形成了多部門聯合管理格局,但溝通機制不暢、聯動效應不強、融合局面不夠仍然在廣泛存在。如有專項調查顯示,在校園足球的管理上,教育和體育兩部“權、責、利”仍然不清,缺乏有效銜接;在縱向上,部分省、市、縣(區)與學校均各自發力、各自為戰。另外,也有研究顯示,校園足球在場地、資金和保險等方面保障體系不健全,存在場地緊缺、資金渠道狹窄、意外保險機制匱乏等問題[18]。法國官民結合協作型管理體制及其多重保障機制,為我們帶來了重要參考。

  其一,應構建“政府、學校、社會、家庭、市場”多中心協同治理體制及運行機制。首先應強化目標統一考核。無論是在橫向上還是縱向上,要將校園足球的年度發展目標統一起來,并將其納入到不同職能部門的考核指標體系之中,建立多重責任機制,糾正思想利益偏差,形成協作治理行為,構建向心工作合力。其次,要形成常態化聯席會議制度和有效的工作激勵考核機制。應構建多部委、多部門廣泛參與的常態化聯席會議制度,建立來自學校、社區、家庭等不同人群的利益表達反饋機制。同時,要形成常態化的信息公開制度。應建立校園足球特色學校及其相關人員的分類考核制度和退出機制,形成連帶責任機制,督促利益相關者協抓共建,杜絕推諉扯皮。再次,要建立有效的引導與激勵機制,通過工作量獎勵,職稱掛鉤等手段提高教練員工作績效,通過頒發“優秀志愿者”等榮譽回饋家長工作參與,通過政府購買服務,足協購買服務等方式引導優秀企業投身校園足球事業,發揮市場資源配置優勢,提高校園足球社會融合度。最后,要深化校園足球自治能力培育。政府職能定位要向科學規劃、法律支持、公共服務、基礎保障等方向轉變,全面提升校園足球聯盟自治能力,實現校園足球治理能力現代化。

  其二,要全方位健全校園足球保障機制。首先要構建校園足球發展的法制和安全保障機制,提升校園足球制度治理能力和風險防控能力。政府應從立法高度保障所有學校享有足球場地資源、足球經費支持,開展足球活動的權力,保障廣大青少年享有平等參與校園足球活動的權力和條件。另外,要加快校園足球風險轉移和防控機制建設,通過建立嚴謹的責任認定制度,全面細化的保險種類,合理高效的賠付機制,最大限度地降低校園足球風險指數。其次,要建立系統化的業余教練員等級制度,開辟多渠道的教練員學習平臺。教練員培養要做強塔基,應從研制基層業余教練新等級認證做起,緊抓幼兒、兒童足球啟蒙教練培養,致力于育興趣、增健康、促協調、提“動商”。再者,通過階梯化的教練員晉升通道、高水平教練下基層授課、教練員校際交流制度、教練員國內外委培、教練員資源平臺建設等多種渠道促進教練員不斷發展、學習和深造。再次,要扎實推進校園足球的“體教融合”,為校園足球選手提供高質量的教育保障。要為長期從事校園足球訓練的青少年提供豐富的學習資源,開辟單對單的“網課”學習平臺,研制與足球有關的習題庫,開發遠程作業系統等,將校園選手培養成富有創新能力的學習能手。

  3.3、 整合創新選拔培養機制,豐富校園足球競賽資源

  當前,我國能參與校園足球競賽的學生比例并不高,有數據顯示,2015年以來,全國有534.70萬人次參加校園足球小學聯賽,276.13萬人次參加初中聯賽,而因同一名球員參加聯賽可能產生幾十次的人次統計,因此真正能參與足球競賽的學生比例較低[19]。另外,這些參與競賽隊伍中以校隊為主,普通學校參與數量更少。“校隊化”或“精英化”導向下,校園足球呈現出“求成績”、“速提高”的浮躁性,導致人才培養行為短期化。校園足球“提高”本無可厚非,但必須要以“普及”為根本,以科學培養為導向。法國校園足球普及與提高相得益彰的做法值得我們思考。

  其一,要提升校園足球人才的科學選拔效益,構建校內外聯動的人才培養路徑。首先,人才評價選拔要科學化。應建立標準化的第三方選拔評價機制,基于不同年齡段學生在意識、潛能、優勢、劣勢、心理、團隊、視野等方面綜合表現,制定系統性的選拔指標體系,并基于大數據、互聯網平臺,建立球員聯網數據庫,實現數據資料的動態分析、人才選拔的動態跟蹤。其次,選拔方式、形式靈活化。選拔方式要地方選拔和集中選拔相結合,如小學、初中階段因學生處于成長期,應經常性進行地方選拔,高中和大學因學生定型較好,應進行集中性國家選拔,在選拔形式上可通過競賽、訓練營、教練下基層、球探、定點申請等多種方式進行。再次,構建校內外聯動的人才培養路徑,實現足球資源互補共享。職能機構應通過政策引導、資金資助、法律監管等方式,推動職業俱樂部和社會俱樂部為校園足球提供資源支持,尤其是場地訓練資源、球探教練資源等,形成“專業優質資源”開發“足球人才資源”的良好格局,但應避免“購買”、“承包”、“掛名”、“借殼”等短期行為,要真正實現校內外人才培養的機制聯動、文化聯動、戰略聯動。另外,應盡早通過建立靈活的人才分流機制,拓寬校園足球就業崗位,開辟人才回流渠道,廣開職業培訓,提高人才利用效率。

  其二,統一整合校內外足球競賽體系,面向全體學生供給豐富的足球競賽資源。首先應打破體制性足球競賽壁壘,構建統一的青少年競賽體系。一方面應破除學校和校外系統之間球員注冊壁壘系統,鼓勵校隊球員參與校外青少年足球俱樂部及競賽。另外,應進一步設計打造省級和國家級青少年足球賽事,賦予各校園足球隊與社會俱樂部同臺競爭的機會。其次,應提升賽事的引領性、品牌性和文化性。應通過巧妙的賽事設計與宣傳包裝,打造經典的國家青少年品牌賽事,通過偶像塑造實現精神激勵,通過校園故事培育足球文化。再次,校園基層賽事要廣泛開展,廣泛參與,起到廣泛教育作用;谕挲g參與原則,從幼兒階段直至中學階段,廣泛開展校園普通足球競賽。根據年齡段靈活設置競賽形式,逐漸引入競爭機制,充分發揮裁判教育、競賽教育、團隊教育作用,促使青少年在競賽中強體質、增情理、懂規則、知禮儀、會合作、曉競爭。最后,學校應與社區聯動開展形式多樣的足球競賽活動,形成足球競賽氛圍。應在普通學生群體中構建常態化的足球競賽活動,培育普通學生的足球競賽文化,如在課外活動或周末期間,學?膳c社區合作,舉辦校園“小聯賽”、“校園聯盟賽”、“社區學生聯賽”、“足球文化月”等趣味性、健身性競賽,促使足球活動固化為青少年業余生活方式。

  3.4、 深化校園足球社會支持,挖掘校園足球社會功能

  校園足球的社會價值是不容忽視的,校園足球是足球產業的基石,是社會人才培育的搖籃,校園足球的社會功能和貢獻無法否認。但當前,我國校園足球存在社會融合度低的問題,一方面校園足球經費渠道來源單一,社會力量和市場資源難以被吸收利用,地方缺乏“剛性”政策配套,難以調動社會組織支持校園足球的積極性?梢哉f,校園足球并沒有得到社會有利支持,處于一種“孤立無援”的境地。法國校園足球經驗告訴我們,有必要通過有效手段強化社會對校園足球的支持力度,同時也要發揮校園足球的社會反哺功能。

  其一,要開辟校園足球多重社會支持渠道。首先要多部門通力合作,加速校園足球場地供給。要將足球場地建設納入城市規劃、基本公共服務范疇,靈活利用城市空地和老場地改造時機,建立靈活多樣、不同類型的校園足球場地,同時定期定點將現有足球場地、公共場地、多功能場地供校園足球活動使用。其次,要開辟多元化的經費渠道,通過成立校園足球社會基金、公益基金、彩票基金、校友基金等方式籌措社會經費,鼓勵企業投資、贊助校園足球發展。再次,要發揮市場力量推動校園足球高質量發展。通過政策優惠、成立產業引導資金等方式鼓勵企業進行相關研發,如校園足球訓練器材、裝備、管理和服務軟件等,推動校園足球科技化、智能化、信息化、網絡化發展。再次,要形成有效的宣傳引導機制,建設校園足球良好社會氛圍。要在校內外開展各種校園足球創造、宣傳活動,提倡校園足球與各學科融合,如開展足球主題班會、足球大講堂、足球作文競賽、足球繪畫展等活動,通過新聞、動漫、電影、文學、藝術等不同形式向社會推廣校園足球文化,讓校園足球深入青少年內心,深入廣大家庭和社會民眾心理,形成一定的社會向心力。

  其二,要充分挖掘校園足球的社會反哺功能。首先,校園足球在戰略設計要要保障廣大青少年的足球參與的平等權益,促使殘疾學生、貧困學生、農民工家庭學生參與到校園足球活動中來,均享受到校園足球活動帶來的友誼、快樂、健康元素,實現校園足球“第二家庭”的良好氛圍,使不同青少年均產生強烈的集體歸屬感。其次,要發揮校園足球的社會矯正功能。當前,校園欺凌事件頻發,校園足球應發揮重要的心理干預作用和行為矯正作用,制止校園暴力,通過情緒管理、心理疏導、精神激勵、互動分享等手段,幫助青少年建立人格自尊,幫助家庭建立融洽和諧關系,幫助社區建立共同體意識,幫助社會樹立誠信精神。讓廣大參與校園足球的兒童、青少年、家長、社會人士確立社會公民意識,確立積極的社會責任感,讓所有參與、關注校園足球的社會人員從中獲得正義感和正能量,讓廣大青少年在參與校園足球過程形成人生的使命感和榮譽感,將校園足球舞臺打造成青少年夢想的載體。再次,要形成校園足球健康正面的社會形象。應該選擇一批具有勵志和偶像價值的榜樣性人物作為校園足球的形象大使,形成常態化的推廣方案和工作機制,促使校園足球獲得健康的精神和偶像激勵。

  參考文獻

  [1] Hare,G.What is an international match?French football clubs and the earliest “international matches.”[J].Sport in History,2015,35(4):497-514.
  [2] Pickup,I.French football from its origins to Euro 84[J].Culture,Sport,Society,1998,1(2):22-40.
  [3] Eastham,J.The organisation of French football today[J] Culture,Sport,Society,1998,1(2):58-78.
  [4] Mignon,P.French football after the 1998 World Cup:The state and the modernity of football[J].Culture,Sport,Society,1999,2(3):230-255.
  [5] 浦義俊,吳貽剛.法國競技體育發展方式時代轉型脈絡、驅動及保障機制研究[J].西安體育學院學報,2017,29(4):393-403.
  [6] 方友忠,馬燕生.法國校園足球基本情況和主要特點[J].世界教育信息,2015(23):52-55.
  [7] 黃昊.萬中選一不強都難——法國足球“青年軍”崛起背后的青訓體系[N].光明日報,2018-07-03(12).
  [8] 王遠.法國中小學開設道德與公民教育課[N].人民日報,2015-08-28(21).
  [9] 徐宏順.基于法國校園足球理念的思考[J].小學教學參考,2018(7):45-46.
  [10] 李春陽.法國青少年足球訓練實踐與理念及其啟示[J].體育學刊,2017,24(6):127-131.
  [11] 馬曉云.留法歸來思足球[J].校園足球,2017(2):45-49.
  [12] 任航.足球人才井噴的法國做了什么[J].校園足球,2018(2):73-75.
  [13] 樊澤民.法國校園足球的理念、體制機制和主要特點分析[J].校園足球,2017(11):60-63.
  [14] 劉兵,鄭志強.足球運動對歐洲國家體育發展的影響力分析[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9,53(1):5-11.
  [15] 黃昊.世界杯成為法國人津津樂道的話題[N].光明日報,2018-06-19(12).
  [16] 何定杰.赴法國學習“校園足球”的感悟[J].廣西教育,2018(3):37-38.
  [17] 王登峰.從“有”到“強”:新時代青少年校園足球的戰略定位與發展方向[J].體育科學,2018,38(4):3-7.
  [18] 羅沖,龔波.新形勢下我國校園足球青訓體系的內涵、困境與出路[J].武漢體育學院學報,2019,53(4):80-85.
  [19] 楊獻南,吳麗芳,李筍南,等.我國青少年校園足球特色學校管理的基本問題與策略選擇[J].體育科學,2019,39(6):3-12.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