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代寫一篇論文多少錢 > 社會哲學論文 > 兒童哲學的特性及其教育功能

兒童哲學的特性及其教育功能

時間:2020-09-03 09:33作者:張方雪
本文導讀:這是一篇關于兒童哲學的特性及其教育功能的文章,從20世紀起已經有學者明確提出了兒童有自己的哲學這一觀點。哲學的本義意味著對智慧的追求,目前這種離開了哲學本義的哲學概念是承認兒童有其自己的哲學這一命題的障礙。

  摘    要: 哲學起源于驚訝,其本義是一種“愛智慧”的意向性活動。兒童探索、發現事物本質的方式和愛智慧的表現就是玩耍,在游戲中展開對事物的提問,發展自己原始的哲學思維,這種天性決定了兒童天生就是個哲學家。兒童哲學是一個難以被人接受且容易混淆的概念,具有不同于成人哲學的獨特性,只有尊重兒童,重視兒童的獨立思考,相信他們有“愛智慧”和哲學探究的潛能,才能充分發揮兒童哲學的教育價值。

  關鍵詞: 兒童; 兒童哲學; 愛智慧; 教育價值; 哲學探究;

  Abstract: Philosophy is a kind of intentional activity of “loving wisdom”,which was originated from surprise. The nature of children determines that they are born philosophers and create philosophy continually since the approaches for their exploring and discovering the nature of the world is play. Children's philosophy is an unacceptable and confusing concept,which is different from the philosophy for the adult. Only respecting children,valuing their independent thinking and believing that they have the potential of “loving wisdom” and philosophical inquiry,can the educational value of children's philosophy be given full play.

  Keyword: children; children's philosophy; loving wisdom; educational value; philosophical research;

  提起哲學,人們的首要印象往往是理論化、系統化的世界觀和方法論的統一,由一些枯澀難懂的概念和術語構成的邏輯體系,是哲學系專家的一項精致的學術研究。普通大眾沒有能力也沒有必要去進行哲學研究,更何況是懵懂無知、少不更事的幼童。但從20世紀起已經有學者明確提出了兒童有自己的哲學這一觀點。哲學的本義意味著對智慧的追求,目前這種離開了哲學本義的哲學概念是承認兒童有其自己的哲學這一命題的障礙。[1]83

  一、兒童哲學的內涵

  雅思貝爾斯于1951年內隱地提出兒童有其自己的哲學,李普曼1969年在《聰聰的發現》一書中首次提出并使用了“兒童哲學”這一概念。隨后馬修斯從理論的角度對這一概念進行了系統的闡述并將其上升到學科領域。目前我國相關學者認為,兒童哲學作為一門學科,其定義和內涵十分復雜,主要包括以下幾種觀點:

  第一,“兒童的哲學”,即兒童的哲學思想。兒童的哲學可以理解為兒童對世界萬物產生的好奇、困惑與探究。兒童最初時處于主客體混沌不分的“非二元論”狀態,在兒童獲得客體永久性概念之后才產生了主客體的微弱對立和自我意識,開始探索周圍新奇的事物。但兒童作為生理和心理均不成熟的特定主體,是孤立地處理每個問題而沒有將其做出的各種解釋統一起來的人,其哲學觀念缺少反思性思維,有著不同于成人哲學體系的生命色彩。

  第二,“兒童哲學探究計劃”,即李普曼提出的兒童哲學教育模式。20世紀60年代中期,李普曼對美國公民之間辯論的質量感到不滿,并由此發現到大學再教學生邏輯推理為時已晚,因此開始將目標轉向兒童。李普曼及其同事研究、設計出兒童哲學課程教材和哲理小說并配有相應的教師手冊,通過不同的練習和課堂活動促進課堂上探究團體的形成,幫助兒童獨立思考,提高兒童的邏輯推理能力和批判性思維。
 

兒童哲學的特性及其教育功能
 

  第三,“童年哲學”,即馬修斯的兒童哲學模式。馬修斯的兒童哲學傾向于欣賞兒童,認為年紀小的兒童更容易提出哲學問題,成人應該傾聽兒童的聲音并努力挖掘童言童語中的哲學意蘊。他為童年哲學建構了初步的理論框架,在霍利約克山學院開設并教授了“童年哲學”這門課程。[2]在西方國家,童年哲學作為哲學研究的領域之一已經逐步得到認可。本文的兒童哲學只取其第一種內涵即兒童的哲學作為其基本定義。

  二、兒童是天生的哲學家

  (一)哲學的本義是愛智慧

  在希臘文中,“哲學”(philosophy)一詞是由“愛”(philein)與“智慧”(sophia)這兩個詞演變而來,其本義是對智慧的熱愛、探索和追尋。“愛智慧”是一種對人生持久探究的激情和渴望,是一種積極地探索世界、認識自我、追求智慧的意向性活動。亞里士多德認為求知是人類的天性,求知亦是源于對智慧的愛,因此兒童的哲學是兒童的一種天性所在。兒童初臨人世,面對周圍陌生的環境充滿了驚奇、困惑和不安,總是提出一些成人容易忽略、習以為;蚴菬o法回答的問題,迫切地想知道天地的形狀、物體的名稱和事情的真相,甚至是在對成人給出的答案感到困惑時繼續追問,從而滿足自身在智力上應對外部環境的渴求。這些都是兒童對外部世界或是自我的積極探索、認識和理解,是兒童特有的哲學,是經過兒童頭腦思考批判的活的知識。蘇霍姆林斯基曾說過:“兒童就其天性來講,是富有探求精神的探索者,是世界的發現者。”[3]而兒童探索、發現事物本質的方式和愛智慧的表現就是玩耍,玩耍和愛智慧之間是相輔相成、相得益彰的,兒童在游戲中展開對事物的提問,發展自己原始的哲學思維。兒童的這種天性決定了兒童天生就是個哲學家。

  (二)哲學起源于驚訝

  亞里士多德認為,哲學的產生必須要有兩個條件,一個是驚異,另一個則是閑暇。[4]由此可見,驚訝是哲學活動的發端,也是哲學進一步發展的動力。人們由于受到驚訝的驅動而開始思考、探索和進行相關的哲學活動。然而驚訝和哲學探索并不是少數成人哲學家的專利,相對于成人而言,兒童更是對世間萬物充滿了驚訝,其精神世界沒有成人對事物的先入之見和刻板思維。周圍的環境甚至于自身對兒童來說都是新奇和不可思議的,導致兒童天然地具有這種可貴的驚訝情緒。他們通過不斷地發問“我是誰,我從哪里來?”“這是什么,為什么會是這樣?”“世界從何而來,世上第一個人是誰生的?”等一系列希臘先哲們爭論不休的哲學基本問題,來滿足自己內心的好奇。驚訝是一種能動的哲學意識,它所凸顯的是一種基于興趣的好奇心,是一種主動思考、積極追問的探究活動。然而由于種種影響,兒童的這種天然的驚訝情緒卻隨著年齡的增長而逐漸萎縮甚至消失,馬修斯、李普曼等人正是觀察到了這一現象才創立了兒童哲學。由此觀之,雖然兒童是天生的哲學家,但想要保持兒童的這種哲學探究精神,更需要成人創造環境來呵護兒童的這種天性。

  (三)每個人都進行著自己的哲學創造

  從哲學的本義上講,每個人都是哲學家,都有屬于自己的哲學,兒童亦不例外。許多哲學家如葛蘭西、雅思貝爾斯等均秉持這一觀點。“任何拒絕哲學的人,他本身就是在不知不覺地實踐一種哲學”。[5]一些人類學家如萊維·斯特勞斯等更是認為原始人也是作為“哲學家”出現的。哲學不僅僅指“智慧”,更是“愛智慧”這一活動,我們應當拋開對哲學的偏見而樹立一種“人人都有自己的哲學”的觀念。究其根本,哲學只是人腦運轉思考后的產物,離開賴以存在的人類個體,哲學是無法產生、保存和發展的。無論個體是否承認或意識到,哲學早在兒童產生主客體對立和自我意識時就已經產生,并與之相伴相隨直到最終?鬃右彩窃谕砟瓴琶鞔_意識到自己早在15歲就開始刻意地探索宇宙和人生的奧秘了。“哲學的本質并不在于對真理的掌握,而在于對真理的探究……哲學就意味著追尋。”[6]5哲學是一條追尋之路,我們自兒童時期踏上這條道路,便開始認識他人、探索世界、認識自我,窮其一生在這條道路上進行著自己的哲學創造以達到內心設定的最高境界。兒童對自我和周圍世界的認知和探索,也是人生哲學創造的一部分。

  三、兒童哲學的獨特性

  (一)具有浪漫幻想的性質和濃厚的生命色彩

  兒童的哲學探索始于對生活的驚訝,他們對成人嗤之以鼻的動畫、童話和神話都表現出極強的興趣和愛好正是因為這其中包含著許多令人驚訝的事物。兒童的生活簡單質樸,對動畫、童話和神話的喜愛傳達了其對智慧的追求和浪漫的幻想。成人習慣了接受權威知識,用已有的經驗和標準來回答問題。小孩的思考是散點式的,不會走你事先規劃的路徑,自由自在,天馬行空、獨來獨往。[7]他們的知識經驗是在日常生活和游戲中豐富、發展起來的,面對問題時沒有形成功能固著和思維定式,而是采取一種意想不到的視角和方式對成人習以為;蚴且暥灰姷氖挛锂a生質疑:大衛(5歲)擔心蘋果究竟是不是活著的,他斷定蘋果在地上時是活的,但帶進了室內便不是活的了。[8]8這是兒童對“生命”這一概念獨有的思考和探究。皮亞杰認為兒童在最初具有極強的自我中心主義,很難離開主觀感情去客觀地認識和判斷事物,這種生命的內在的特點導致其哲學探究也帶有濃重的生命色彩,直到兒童思想的逐漸成熟才被后來發展強大起來的客觀性所取代。這也是兒童哲學不同于成人哲學的特性所在。

  (二)純真質樸,通過概念游戲的形式展開

  兒童哲學起源于兒童對生活問題的困惑,其形式或是嚴肅的提問、或是沉重的思考,但在通常情況下,兒童的哲學是一種概念游戲,是兒童對概念的追問和探究。早餐時詹姆斯對兒子母親抱怨“大驚小怪的人們制訂出關于早起等等的東西。”兒子丹尼斯(6歲1個月)慢條斯理但不無敏銳地說:“早和遲都不是東西,他們不像桌子、椅子和杯子一類———你能摸到的東西!”[8]20丹尼斯通過對“東西”這一概念的故意曲解玩了一個小小的文字游戲,提出了一個具有概念性和哲理性的觀點。從這一事例可知,兒童通常從生活經驗中初步建構自己對語言和概念的理解,進而發展自己的哲學思維。對詞意概念、語言邏輯的理解亦是兒童哲學的重要任務之一。雅思貝爾斯認為,孩子們通常具有某些在他們長大成人之后反而失去的天賦。[6]2兒童的生活是樸素而簡單的,他們單純的內心在面對環境中的自然事物時往往能做出本能而直接的反應。在沒有豐富的語言形容下,兒童的很多觀點和想法只是一種淺顯而通俗的表達,但在這純真而質樸的表達里往往蘊含著許多成人值得思考的東西,透露出哲學的光輝。

  (三)具有自由創造的性質但易受外界環境影響

  兒童的思想觀念和行為處事是簡單淳樸、充滿稚氣的,對社會的行為規范和規章制度沒有清晰的認識和理解。這固然會給兒童的生活造成一定的麻煩,但對清規戒律認識的缺乏使得兒童擺脫了由此帶來的種種束縛,從而使其心靈得到解放,獲得了成人難以擁有的自由,更容易直言不諱地提出成人羞于啟齒的、具有哲學意蘊的提問和言論。正如童話故事《皇帝的新裝》末尾那個孩子一樣,在成人裝腔作勢、自欺欺人、盲目從眾的情況下,卻一語道出了皇帝赤身裸體招搖過市的丑態。[1]90相對于追求“虛榮”背后陷入“深度自我迷失”的成人來說,兒童具有哲理性的發現和言論為成人的生活提供了一面反思和自省的鏡子。但是兒童的身心尚處于不斷地發展和完善的動態過程中,具有極強的不穩定性和不成熟性,不能像成人一般獨立地謀取生活所需的物質條件,其生活和成長必須依賴成人提供的外部環境和精神照料。兒童自身的健康狀況、周圍環境的各種刺激及其生活需要的滿足程度極易影響兒童的情緒情感體驗,進而影響兒童的自我認知和對周圍世界的看法,即影響著兒童的哲學思考和發問,對兒童哲學的具體內容產生直接的作用。

  (四)兒童早期的哲學沖動將對其一生產生重要影響

  心理學家弗洛伊德認為人的早期經驗會對其一生的發展產生決定性影響。[1]95同理,兒童早期的哲學沖動作為早期經驗的一部分亦會對人生的發展起作用。67歲的愛因斯坦在其《自述》中回憶起兒時一個羅盤引發了他對指南針如何工作的思考,這件事情促使年幼的愛因斯坦開始思考隱藏在指南針背后的奧秘,并進一步強化了他對自然現象奇妙之處的好奇與探索,直到晚年時期仍對這件事情念念不忘?梢妰和缙诘慕洑v對愛因斯坦一生思想歷程的影響極其深厚。無獨有偶,哲學家波普爾在其著作《波普爾思想自述》中記錄了他在8歲時遇到了他認為的“真正的哲學問題”———空間到底是有限的還是無限的?他以為是由于自己年幼無知導致對這一問題一知半解,直到成年之后才發現令其煩惱的“竟會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問題”。波普爾是肯定兒童“愛智慧”的活動和探究的,他在年幼時期的哲學思考肯定對其日后成為著名的哲學家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兒童天生具有成人難以企及的、豐富的想象力和創造力,兒童時期對智慧的探索和對哲學的思考如同種子一般深深的扎根在他們心中,待到他們羽翼豐滿、思想成熟時便破繭而出,影響日后的成長與發展。

  四、兒童哲學的教育價值

  (一)恢復哲學的普適性,擴展哲學的生存空間

  長期以來,哲學由于被理解成晦澀難懂的學術研究而被排斥在社會大眾的生活視野之外,作為一門學科也陷入被學生“敬而遠之”的尷尬境遇。哲學與人們生活愈行愈遠的現狀導致其自身存在的意義與價值被社會忽略甚至是否定,使得哲學的生存與發展面臨日益嚴峻的危機。而兒童哲學則強調了哲學的應用性和實踐價值,力圖恢復哲學的原初意義。[9]24它堅信哲學本義是一種起源于驚訝的“愛智慧”的意向性活動,承認兒童是天生的哲學家,將哲學拓展到兒童的世界,并堅持認為每個人都有屬于自己的人生哲學,在探索世界的過程中進行著自己的哲學創造。哲學來源于生活,凡是有需要的人都可以反之將哲學與自身生活融為一體。兒童哲學試圖將哲學從“被少數專家所把持,囚禁于科學研究的象牙塔之中”的局面中解放出來,力圖恢復哲學本身的普適性,從承認兒童有其自己的哲學開始創建一種“每個人都是哲學家”的觀念。兒童哲學是基于兒童的日常生活而展開的對周圍世界和自我內心的積極探索,是哲學與社會大眾拉近距離,展示自身對個人生活價值所在和密切聯系的最佳證明。兒童哲學從其本義證明了哲學是貼近個人的生活思考,而不是脫離生活的空中樓閣,是適合于普通大眾的精神追求,而不是契合少數專家的科學研究,在很大程度上恢復了哲學的普適價值,擴展了哲學的生存空間。

  (二)淡化哲學的權威性,認識哲學的發展全貌

  目前,哲學作為研究世界觀和方法論的社會科學仍然獲得了學者的廣泛關注,許多學者試圖用淺顯易懂的語言著書立說來闡釋哲學理論、傳播生活智慧,以期達到普及哲學的教育目的。但這些著作都只是將哲學當做一種可以傳播的、權威性的學科知識,并沒有幫助哲學脫離學院式哲學教育的象牙塔。兒童哲學的提出卻創建了一類新型的哲學思維,它將哲學看做是一種通過游戲形式展開的“愛智慧”的探索活動,淡化了哲學長久以來的不可侵犯性,而將其與普通人的生活聯系在一起,給社會大眾提供了一個以積極的方式思考生活的嶄新視角。另一方面,哲學作為人腦思考的產物,不僅存在于社會歷史發展和變革的運動中,而且存在于人類個體生活成長的生命運動中。哲學發展史是人類種族系統和個體系統的有機統一,個體的發展是以濃縮的形式揚棄的復演了人類種系漫長的歷史進程。由此推知,兒童哲學大致是人類在最初時期進行哲學探索的歷史縮影。古希臘人在英雄時代結束之前的漫長時期里的思維發展,表現在原始思維和神話史詩里,就大致同兒童出生到六七歲時的情況相當。[10]這表明哲學發展的歷史在特定階段與兒童哲學的發展處于相似可比的水平,對兒童哲學的重視和研究可以幫助人類在個體生命周期中得到人類最初時期關于“哲學是如何產生的”等一系列問題的簡約答案,有助于認識哲學發展的全貌。

  (三)呵護兒童的好奇心,提升兒童的創造能力

  兒童哲學是兒童適應環境的手段和渴望,也是兒童生存成長的方式和追求,它包括對已知世界的認識和探索,以及對未知世界的想象和構建。兒童期是人類個體生命周期中的客觀存在,是個體的身心由不成熟到成熟發展的必經階段。但目前的學術界對兒童認識能力和知識掌握的關注度遠遠超過了對兒童內心世界和精神追求的關注。傳統的學校教育仍然在刻意地強調師道尊嚴和紀律權威,師生之間不平等的人際關系和教育大綱的強制要求使得兒童成為接收知識的容器、權威思想的附庸,而逐漸喪失了進行獨立思考和哲學探索的機會與能力。這對兒童心理品質的發展、精神生活的展開和人格境界的提升是極為不利的。而兒童的哲學探索則幫助兒童擺脫了習俗慣例的約束,重新認識在熟悉事物中包含的不熟悉的一面,使兒童的好奇心永遠保持最靈敏的狀態。通過將自身經驗與集體智慧相結合,主動建構對于未知問題的自我認知和對已知問題的全新理解,亦能激發兒童的獨立思考和創造潛能。這就需要成人保持一種“如履薄冰”的教育情懷,尊重兒童的哲學探究,引導兒童批判的看待問題,鼓勵兒童通過獨立思考和積極探索來展現他們對自我和世界的好奇與求知。我們所能做的就是保護好兒童“愛智慧”的天性,讓他們的心靈永遠純凈、自由而不發生“銹蝕”,使得兒童的哲學探索在不受任何標準答案的限制下永無止境地進行下去。

  (四)發展兒童交往能力,推動兒童的社會成長

  兒童的思想往往是充滿稚氣的,但他們的哲學天性卻包含著智慧的萌芽,相對于成人固步自封的思維狀態更能給我們以啟示和力量。兒童的哲學探索并不是主張個體進行閉門造車式的思考,而是可以借助成人的力量形成哲學探究群體,以培養和提高兒童的相互溝通和人際交往能力、養成相互關懷的心態和自我思考的習慣,從而推動兒童的社會成長。哲學認為提出問題比回答問題更重要,兒童的哲學天性啟迪我們要尊重兒童發聲的權利,消除牽絆兒童自由表達的枷鎖,鼓勵兒童主動與他人溝通交流、積極表達自己的思想,認真傾聽并尊重他人的觀點,共同推動對某個哲學問題的闡釋或理解,以期對事物作出理智的判斷。在兒童哲學的探究過程中建構一個充滿人文關懷的社會共同體,營造一種民主平等的對話氛圍,通過哲學探究的“無答案性”培養兒童的批判精神,促使兒童逐漸養成同情、理解和包容的品性和以理服人的態度,學會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問題。珍妮弗·布萊斯比(Jennifer Bleazby)指出,兒童哲學認定兒童,不管其依賴的程度如何,都有為自己思考的能力,都能構建他們自身的意義。[9]28通過兒童哲學探究群體,更好的控制自身的成長和發展,在哲學探究中理解和塑造兒童群體所特有的社會文化環境,從而協助兒童成長為自治能力充分發展的社會公民。

  參考文獻

  [1] 劉曉東.兒童精神哲學[M].南京:南京師范大學出版社,2003.
  [2] 張艷霞.馬修斯兒童哲學的反思與啟示[J].現代教育科學,2017(1):130-134.
  [3] 蘇霍姆林斯基.把整個心靈獻給孩子[M].唐其慈,譯.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1:32.
  [4] 趙林.哲學的用處與哲學的靈魂[J].中國大學教學,2007(11):4-7,2.
  [5] 夢海.哲學是什么?———論卡爾·雅斯貝爾斯的哲學觀[J].南京社會科學,2006(8):11-17.
  [6] 卡爾·雅思貝爾斯.智慧之路———哲學導論[M].柯錦華,譯.北京: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1988.
  [7] 皮耶羅·費魯奇.孩子是個哲學家[M].陸妮,譯.?:海南出版社,2002:94.
  [8] 加雷斯·B·馬修斯.哲學與幼童[M].陳國容,譯.北京: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2015.
  [9] 高振宇.兒童哲學論[M].濟南:山東教育出版社,2011.
  [10] 劉曉東.兒童哲學初探[J].江西教育科研,1991(3):8-11.

聯系我們
范文范例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